北京地铁票价困局
2014-10-10 09:26:45   来源:腾讯网      评论:0 点击:

 北京地铁酝酿涨价,引发舆论热议。按照近年形成的规律,凡有热点事件,必有“专家”中枪。这次,一篇标题为《专家:北京大量人有事没事就坐地铁,应该提价》的报道,把央广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推上了刑场。虽然作为媒体评论员,张彬很难称作专家;被骂之后,他也对自己的言论做了解释。但既然被冠以“专家”之名,又发表了“与人民为敌”的观点,张彬的任何自辩都注定徒然无功。

当然,张彬被骂也和他自己没有认清形势有关——其实就连最愤怒的咒骂者,大约也明白北京“2元钱坐到底”的地铁票价,实在是便宜到没天理。但到手的奶酪,谁都不愿失去,于是谁动跟谁急。尽管我相信张彬和大多数客观的观察者一样,并非在为政府背书,不过是秉持基本的理性而做出的判断,但此时出面论证涨价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却几乎等于主动出面为政府挡枪,被骂也是自然。

北京实行至今的2元一票制,始于2007年。其最初始的定价机制,就不是一项经济决策,而是政治决策。政治决策与经济决策的根本区别,在于经济决策必须恪守理性立场和科学程序,而政治决策却由政治家根据当时、当地的政治需要而拍板决断。

2007年最大的政治背景是迎接奥运。作为“奥运政治红利”清单中的一项,北京地铁的超低票价,是北京市委、政府送给政治的一份大礼。这份大礼的直接受益者当然是北京市民,而其实际的受让者,其实是奥运,是更高一级的政治。

经济决策,以成本、收益及供需关系为定价依据。即使是作为准公共物品,不以盈利为目的,甚至注定产生政策性亏损的公共交通,也必须遵循上述定价策略。其中的政策性亏损及政府为之支付的政策性补贴,一方面应纳入成本/收益核算,另一方面也必须考虑到随着地铁经营及经济状况的变化,所可能产生的财政风险。

但政治决策却完全以当下政治需求为唯一考量,尤其是奥运之前的特殊政治氛围下,更是以强烈、轰动、振奋为主要诉求。当时北京市相关部门也曾出台过3元票价方案,甚至已经被媒体所报道,却在消息披露几天后被“辟谣”,转而发布了2元票价的“惊喜价”。据称3元、2元票价的变化背后,曾有过复杂的政治博弈,外人无缘一探究竟。但无论如何,2元钱“一票到底”的超低票价,几乎超出当时所有人的预期,符合政治决策所追求的戏剧效果,自然成为政治决策者的首选。

但从2007年至今,2元票价已经实施6年有余,北京地铁建设、运营环境,及北京财政状况均发生极大变化。

首先,截至2007年底,北京地铁总里程不过180公里,而截至2013年底,这一数据已经增加至442公里,增加一倍有余。对于“一票到底”式的定价方式,总里程增加带来双重压力:其一,总里程增加,单张车票可乘坐的里程倍增。在亏损定价的前提下,单张票所需补贴也随之增加;其二,总里程增加必然带来客流总量大幅增加,所需补贴的人次亦随之增加。两者叠加,地铁所需的补贴总数必然大幅增加。

    有数据统计,北京市2011年用于公共交通的财政补贴为157亿元,2012年为175亿元,2013年上升为180亿元,相信随着北京地铁总里程和运载人数的继续增加,这一数字还会继续大幅增长。与之相比,北京市的财政收入固然也会逐年增长,但其幅度却可能随着经济结构调整而出现放缓,尤其是随着对房地产政策的严控,曾经为北京公共支出提供重要支持的“土地财政”面临不确定性,财政风险预期也随之加大,今后公共财政能否继续大笔投入到公共交通补贴,实为悬念。

北京地铁酝酿涨价,引发舆论热议。按照近年形成的规律,凡有热点事件,必有“专家”中枪。这次,一篇标题为《专家:北京大量人有事没事就坐地铁,应该提价》的报道,把央广经济之声特约评论员张彬推上了刑场。虽然作为媒体评论员,张彬很难称作专家;被骂之后,他也对自己的言论做了解释。但既然被冠以“专家”之名,又发表了“与人民为敌”的观点,张彬的任何自辩都注定徒然无功。

当然,张彬被骂也和他自己没有认清形势有关——其实就连最愤怒的咒骂者,大约也明白北京“2元钱坐到底”的地铁票价,实在是便宜到没天理。但到手的奶酪,谁都不愿失去,于是谁动跟谁急。尽管我相信张彬和大多数客观的观察者一样,并非在为政府背书,不过是秉持基本的理性而做出的判断,但此时出面论证涨价的合理性和必要性,却几乎等于主动出面为政府挡枪,被骂也是自然。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北京地铁

上一篇:地铁票价博弈背后的利益平衡
下一篇:破“高速收费”困局,需向市场借力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