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规划设计咨询业的今天与明天-大中华交通智库微群微言
2015-04-20 14:34:37   来源:大中华交通智库微群      评论:0 点击:

1、交通规划设计咨询行业的机遇与挑战

@杨涛:保军院长与尹稚教授在清华城市规划论坛上关于城市规划行业发展走向的讨论很有意思也很有启发。昨晚与国华院长一起吃饭,他从中规院跳到了发改委研究中心,表明了一种新的追求与探索。今日议题:交通规划设计咨询业的今天与明天~问题、趋势和应对。

@南京规划院何峻岭:我们行业现在面临的状况其实蛮尴尬的,宏观上讲,各个城市各层领导已经普遍认识到了交通的重要性,可是不能理性对待交通设计咨询的规划深度和规划费用。对他们而言,他们不了解或者不愿承认不同层次交通规划解决不同问题,往往希望一个规划解决所有问题;他们不了解或者不愿意面对一个交通规划要收取的费用,往往希望给个几万块或者几十万这样低廉的费用。部分甲方表现出对于交通规划设计咨询里面的技术含量的不够重视和对基础数据采集分析的不够重视,更看重规划结论。从设计单位来讲,各种服务质量参差不齐的单位在市场上竞争,也造成了各种参差不齐的产品质量,直接或者间接导致甲方觉得交通规划设计产品不值钱;另一方面,设计单位作出来的东西有时候过于专业,甲方或者群众较难理解,所以南京日报上才会出现“P 2”的闹剧。如果能把专业研究成果最终转化为通俗易懂的宣传资料,广泛宣传推广,也是推广我们行业的重要手段之一。

@邵海鹏:@何峻岭 南京市规划院 看得懂的认为简单没有技术含量,看不懂得认为高大上,值钱。@薛博:@何峻岭 南京市规划院 说的好。

@王园园:交通规划设计咨询缺乏自己创立新服务新产品的意愿。交通相关领域正在被其它行业严重渗透。所以我对行业里争取控规交评这一事很不看好。需要年轻人出来创业,改变这个状况,反过来讲也是机遇。

@刘干(赛康交安):国家层面已经把公路建设由“通车时代”转型到“平安战略”,并且对道路交通安全提高到“设计是工程的灵魂”高度,这是对规划设计行业的极大鼓舞。值得思考的是,规划设计行业的上游是业主,下游是工程技术和产品技术,当上游战略转型时,规划设计领域应当快速跟随、紧密研究下游发展,实施规划设计的学术和应用创新。

2、交通规划行业发展的思考与建议

@蓝色精灵:交通规划行业发展的几点思考;一、在法律层面缺乏法定性的支撑,自从80年代重要城市开展交通规划以来,交通规划更多地限于配套,成为在体制上可有可无的规划,甚至可以说是仅仅是研究,作为总体规划的组成部分,其成果也仅仅是纳入总规的成果,在法定角度说不一定非要纳入,地位可见一般。二、城市交通涉及人、车、路、环境等多个主体,解决城市交通问题是一项多层次、系统性的工程,而当前的交通规划除综合交通体系规划外,并无分层次的规划研究内容要求的标准,不同城市虽然在这方面做一些尝试和探索,但无统一的内容和深度标准和要求,体系的不健全和规划内容的多样决定了交通规划地位的尴尬,不同城市无可比性。三、交通规划适时性不足,随着大中城市的车辆的急剧增长,城市交通拥堵问题成为政府和市民关注的焦点,但在交通的治理上可谓事后应对,被动性对治理的效果大打折扣,当前交通规划不能在机制上实现事先的预判、控制。四、规划的对象出现了较大偏差,交通是为了任何物在空间上的流动,但是现实中的交通规划关注的车辆和路网,应对交通拥堵成为各个城市交通规划和决策的核心,以人为本及优先发展公交成为美好的意愿,规划的表达核心全部落在了以车为本的思路上,不能不说规划正在跑偏。

 @至泓:@赵发科深圳 非常赞成,感觉20年前这些问题都存在,现在非但没解决,交通规划的地位感觉越来越低。@阿戴:也许我们需要首先检讨一下,20多年来做了这么多交通规划,花了那么多财政收入,真正有用的规划有多少,然后再想什么地位。

@哦:交通规划感觉好多时候因为具体方案论证不透,与实际结合困难导致无法落地。 @海纳百川:城市规划跟着领导意志找逻辑的就没技术,规划引导领导一起走的就高大上。

@杨涛转@张国华:武汉市综合交通体系规划工作思路研讨会。评价:该看到的都看到了,该想到的都想到了,该来的也基本都来了。建议:1)谁做规划应转型到为谁做规划,综合交通发展哪些由政府主导,哪些由市场主导?对政府进行正面清单约束,对市场进行负面清单管理;2)由计划经济型规划转型到市场经济型规划:研判未来趋势、提出发展愿景、规划政府任务;创新不是政府做出来的,只有给市场以充分的空间,才会有更多的创新问世。3)由追求高度确定性需求预测转型到包容不确定性的趋势把握,切忌大数据的“垃圾进去,垃圾出来"。

@杨涛 :转发@江江 如果新势力继续任性,旧势力继续顽固,最终得利者会是谁?新势力不任性,旧势力依旧顽固,得利者是谁?新势力依旧任性,旧势力不再顽固,得利者是谁?

@海纳百川:新势力和旧势力斗争,其实可以用余额宝和银行斗争做参考,传统不会轰然倒塌,新势力只是旧传统缓慢改变的一个应力,第三方暂时通过比较和选择获利,长期他们必定融合,任性与否决定的不是结果,而是过程长短。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咨询业 规划设计 交通

上一篇:《城市交通设计导则》简介
下一篇:互联网+与交通出行特征可能的变化-大中华交通智库微群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