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桥梁垮塌看我国道路交通的多头管理
2013-03-17 22:14:46   来源:Tranbbs.com      作者:未知    评论:0 点击:

全国各地不时出现桥梁垮塌的事件,尤其是交工合格的路桥、桥涵的垮塌,一再给管理层敲响了警钟,在不断质疑和问责桥梁建设施工质量的同时,运输车辆的严重超载更是不争的事实,这次哈尔滨阳明滩大桥匝道引桥垮塌掉下去的四台超载车成了现场铁证。在边远的新疆最典型的是2011年4月12日库尔勒孔雀河大桥的桥面垮塌,孔雀河大桥是314国道跨越孔雀河最大的桥梁,1998年建成通车。这座当年获奖的桥梁使用仅仅13年就变成了危桥,于去年4月12日凌晨5时30分一段桥板坍塌,当时侥幸通过的超载车绝尘而去,现在成了一个秘密被人封藏,如果查出来,他既是肇事者,也是倒霉鬼,因为在这座桥的坍塌事件中,它充当了那根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共和国成立后很长一段时期围绕道路交通,我国基本形成大中城市由公安局交通警察管理,全国各地国省道和县乡道路由交通部所属交通监理负责的历史局面。改革开放以后,随着车辆的增加、道路状况的制约造成了交通事故频发的严峻局面,而且交通监理部门在事故处理中的执法权限不足,给各地的事故处理带来了很大的麻烦。1986年下半年国务院研究决定将交通监理移交了公安部门。

自从1987年交通监理移交公安部门之后,经过近30年的实践,现在已经形成了由公安部交通管理局主抓的全国道路交通安全管理体系:从依法查处道路交通违法行为;维护城乡道路交通秩序和公路治安秩序;到负责机动车辆安全检验、牌证发放和驾驶员考核发证;到勘查处理交通事故、管理车辆、驾驶员和行人等等全盘负责(摘自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的管理职责)。

当年在国务院的安排下,交通部把交通监理作为一个烫手的山芋推给了公安部,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公安交通”,这种由公安交管部门对人、车、路全面管理,看似强化的公安交通管理体系,由于没有理清“皮和毛”的主从关系,实际上后来又形成了多头管理交通安全、多头扯皮、多头推诿责任的工作局面,最终弱化了交通行政的权威,降低了交通、交警执法的力度,以至于形成今天治理超限越治越超,管理运输市场越管越乱的困难局面。公安部,交通部两大系统都在为道路交通安全全力以赴,却无法保证全国范围交通事故控制率走入世界先进水平。尤其是公安部在防爆治安维护稳定的任务重压下,还要为城乡交通秩序交通事故承担行政责任,真正勉为其难。

网站显示:公安部有22个下属局,其中涉及交通行业警务管理的直属局有一个:既公安交通管理局;派出局有两个:民航公安局(空警)、交通部公安局(水警)。而铁路公安局(铁警)尽管有渊源的历史和在铁路管理中非常重要的作用,不知何故公安部网站上却没有显示。

之所以列出国家空警、水警、铁警的设置无非是想说明:这一类警务力量是相关行业国家行政机关不可或缺的执法执勤队伍。他是国家政府职能部门在这些公共区域执行勤务、维护秩序、保障安全必不可少的。他与相应的国家行政管理机关是配套和从属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公安部交通管理局的设置和归口反映出了当年交通管理体制改革“矫枉过正”的事实。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道路交通安全

上一篇:桥梁建设跻身世界前列(数字·十年)
下一篇:中国桥梁加固养护行业发展情况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