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工程--中国迈向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指标
2013-08-23 17:21:51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港、台、大陆及美国在交通工程应用上的比较

香港特区

香港地峡人稠,地理环境受山海之分隔,但它的运输系统充分考虑了陆海空地形之特性与交通需求,成功地发展了以公共交通运输为主、私人汽车为辅的系统,效率高,有秩序,而且整体清洁。最足称道的是考虑到人潮的需要,在市区各处发展空中走廊连接各旅游商业活动中心,既方便行人的需要,又促进地区的商业发展,并减少地面行人与车辆之冲突。在香港处处可见精心规划的交通设计,藉以疏减交通瓶颈与发挥交通容量。更显示出各专业机构,包括:城市规划、建筑设计、公铁路网之分布、车辆运输之动作、交通执法与秩序之维护等等,环环相扣,相辅相成。香港之运输系统,主要是由政府之政策导引,及以英美为主之顾问公司发展而成的。

台湾省

台湾虽也是地狭人稠,但比之于香港,面积可大得多了。因此陆上之公铁路运输系统就有城际与城内之分。近20年来之诸项建设,在城际运输方面颇有建树,但在城内的状况是,不但交通拥挤而且漫无秩序,其与交通息息相关的机构与人才缺乏互相衔接与配合。比如一幢大楼所产生与吸引的交通流量,会增加周围街道的交通负担,但相应所需要的交通容量却未考虑增加,交通管理部门如何能适应不断增加的交通负荷?这是政府在城市规划、建筑管理、道路工程、交通管理四方面缺乏统一协调的脱序现象。至于在民众方面,公车、私车、大车、小车争先恐后地抢道,比快比凶,利已不顾人,是常见的现象。两条车道可以开成三行车列,也是司空见惯。交通缺乏秩序,整个社会的活动力就受到阻碍,不能充分发挥。不禁令人怀疑台湾现代化究竟能发展到何种程度。

路口永远是地面交通的瓶颈,因为相交道路之直向与转向交通,都要在不同的路段内使用路口之同一地表。因此,改善路口增加车道数,是增加路口容量之不二法门。如果路口容量不足,就算尽力调整信号相位,还是会阻塞的。总之,建设中央信号控制系统,而不改善原已拥挤的路口,将是徒劳无功的。

台湾这20年来在大学研究所里,培育出不少交通规划运输人才,但出路多数以教学和运输规划为主,很少成为城市交通工程人才。

中国大陆

中国大陆地广人众,近年在国民经济迅猛发展下,人口纷向城市集中,因此城际和城内运输两方面都有显著容量不足的现象。目前发展重点,偏向城际高速、高运量运输网之建立,但城内运输缺乏容量与秩序的情形相当严重,极端的缺乏交通教育,譬如:学童过街横冲直撞,不但不向左右观看有无来车,还敢与车辆争道;自行车与拖拉机竞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及道路施工单位不重视施工现场的交通秩序维护等情形,屡见不鲜。大陆上交通工程人才不足之现象,较台湾省犹有过之。交通工程之业务政出多门,城市内建路归建设厅局,市外地区道路归交通厅公路局,其他交通管理归公安局的交通警察。目前的从业人员对公路几何与通行能力之理念了解不深。交通资料相当缺乏,特别是路口转向交通量。大陆与台湾省一样日渐苦于塞车,而怨声载道。大陆新建城市或旧城改造之街道,大多相当宽阔,但在道路设计与交通管理方面,却往往心余力拙。

大陆的交通专业人士,部分来自物理、电子、机械领域,这些人士应设法予以集中培育,成为交通专业人士。而台湾省的交通专业人士多出身于土木工程界,对公路几何与通行能力之关系较为了解,但对自动控制系统等观念却较为疏远。这是当前台湾省与大陆交通工程人才方面的差异所致,但却可交流互惠相辅相成。

交通是一个社会现象,众生面态的人格胸襟与识见判断,尽显无遗。有人会礼让,有人会抢道,有人会助人,有人心情不好时会骂司机,或司机骂行人,或司机互骂。但具有动力的车辆,在有怨气的司机的驾驶下,有时是会伤人破财肇事的,甚至阻塞后继的车辆与行人,造成更大的社会损失。如何规范12亿人口,达成行人与司机、司机与司机间相处之道,不以各人怨气影响社会交通,也是中国在迈向现代化中充分利用社会资源,防止损失的一项重要课题。

美国

美国的交通运输系统,讲究安全、快速、便捷与舒适,其高度成就是有目共睹的。但罗马不是一天造成的。美国的国家资源中,备有大量人力物力,成立交通工程与交通执法机构,并年年更新修订长期计划,推动一系列连续而有一致性的交通改善计划,并与传媒积极合作提供社会交通咨询,及教育大众守法与维持交通秩序的重要性,因此交通四通八达,畅通有序。

美国的交通工程非常注重资料的收集、道路通行能力的数量化分析,由分析结果定出改善的方向。美国对于交通运输设施的设计费用是很肯投资的,因为优良的设计,能省下数倍、甚至于数百倍的施工费用,并创造出高度的使用价值。美国的交通工程设计费用通常占施工费用的5%-10%。但台湾与大陆的交通工程最高设计费,均为施工费的2.2%,与美国相差甚大。台湾与大陆都缺乏交通资料与数量化通行能力分析方法。当然台湾众多的摩托车与大陆巨量的自行车所造成的混合车流情况,比美国情况复杂。但美国的收集资料、数理化分析、肯投资的精神,却是台湾与大陆所望尘莫及的。

美国纽约火车站地区,固然人潮汹涌络绎不绝,但所呈现的人车交通秩序,却是井然不乱。因为市政当局所属的各专门机构能相互合作,充分发挥管制功能:何处走人、何处走车、何处停车、何处公共汽车可上下客、何处可摆摊位等,都有严格规定。因此,可以肯定,建立良好的交通秩序,绝对是可以通过努力而达到的。

中国人需要现代化的交通工程能力

交通是社会活动力的一种表征。它所呈现的秩序,更代表整个社会的运动规则与政府的主导能力。今天台湾省与大陆到处都是高楼华厦矗立天际,但楼下的街道上的交通却是乱哄哄的。这是因为高楼易建而交通秩序难整,是因为没有建立强有力的科学协调机制,因此不能达到整体交通的效率与和谐。因为社会缺乏科学积极的引导,所以只好各弹各的调,各走各的路,导致交通秩序又挤又乱。台湾省与大陆的交通秩序不好,效率不高,是因为在过去没有来得及培育足够的人才,没有设定建立现代化的交通系统与秩序之政策目标所致。

现代化并非一朝一夕而成,需要组织、制度、语言的配合。今天交通工程有许多术语就尚未中文化或普及化,譬如就Prkgram和Project两个英文词来说,前者注重针对某一政策目标,而须专门机构推动之长期方案;后者注重特定之项目,须由专人在较短期内完成。又能如Planning与Design,就交通工程而言,前者较有前瞻性,看问题所在,并提出改善之方案与经费之预估;后者纯粹为已定方案作施工设计。二者从事与对口之对象都不同。台湾往往以“规划设计”一词混为一谈,使得专业人士不懂是规划,还是设计。类似缺乏现代中文化的交通工程词汇还有很多,不胜枚举。因此从业人员常用中英文夹杂术语交谈。领导与民众是否能充分了解,值得深思。

结束语

交通秩序之改善与社会活动力之提升,就像防治疾病传染,保障民众健康;又如筑堤防洪,化洪灾为水利。只要政府与民众有决心、有政策、有专门执行机构、有人才、有资源,就可以实现现代化社会目标。

国内交通工程(Traffic Engineering)起步晚,对路口改善的技术了解不深,人才相当缺乏,甚至掌管交通管理的领导也有偏差,因此普遍地缺乏对症下药的能力,政府必须重视这项问题的发展,因为城市交通建设是全国发展一盘棋中很重要的一环,而且也牵涉到国内有限资金分配的优先顺序与效率。交通工程(Traffic Engineering)的第一条硬道理就是研判瓶颈的通行能力(Capacity),瓶颈何时何地会发生,以及防范的方法。在国内发展有深度的培训计划,挑选适合中国国情的方法,选点试验,然后推广经验,应是中国城市交通建设应该立即走的一步棋。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交通工程

上一篇:南昌市交叉口交通优化设计之思考
下一篇:闫学东:基于驾驶模拟器的避撞预警时间对驾驶行为的影响研究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