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君:解决道路交通问题 我们需要一场启蒙行动
2015-04-17 17:41:47   来源:tranbbs.com      作者:王长君    评论:0 点击:

2014年,我国道路交通安全状况继续出现好转。全年全国共发生一次死亡3人以上道路交通事故815起,5人以上事故181起,10人以上事故13起,比2013年分别减少了19起、28起、3起。根据海恩法则来推测,全年道路交通事故死亡总人数应有相应的下降,这在全年增加1707万辆汽车、2297万名驾驶人的大环境下实属不易。这既是各级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齐心协力、各司其职、齐抓共管取得的成效,更是各级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辛勤工作的必然结果。

但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我国道路交通安全总体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城市交通拥挤仍然相当严重,道路交通网络的通行效率低和道路交通系统的安全性能差仍然非常明显。这其中固然有城镇化、机动化进程发展过快所产生的不协调、带来的不适应等因素,但广大交通参与者对机动化交通出行的规则意识的认知和执行、地方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对经济发展与交通安全关系的认识和把握、道路交通管理相关各方对科学管理精神与内涵的理解和实践等方面,仍然存在着大量的误区和问题,并深深地影响、制约着道路交通的良性、健康发展。这些误区和问题虽已有过多年的讨论、分析甚至批判,现在看来仍然根深蒂固,远非靠一帮人努力努力、一批学者呼吁呼吁就能解决的。我们需要在道路交通方面开展一场规则意识、安全为本、科学精神的启蒙行动,以此从根本上尽快解决道路交通的深层次问题!

1规则意识

上公交车、登飞机时前呼后拥,下地铁、出高铁站时争先恐后,当这种出行习惯延伸到驾驶行为时,所导致的就不仅仅是秩序混乱,而可能是交通拥挤或交通事故的发生。规则意识的缺失,使我们在进入机动化社会时,所导致的问题根深蒂固而又损失惨重。我们经常能看到网友们对发达国家道路上出现的前方没有车辆或完成超车后都要靠右侧车道行驶的驾驶行为表示敬佩与赞扬,但是一旦自己握上方向盘,却将这条最基本的交通规则抛在脑后:不管前方有无车辆,总习惯于在前行方向的左侧车道上开车。其实,也远不仅仅是这一条基本规则未得到很好遵守,诸如变道要打灯、居民区尽量不鸣喇叭、会车时关闭远光灯、绿灯时左转车辆让直行车辆先行等等,这些基本的交通规则普遍性地得不到理解和遵守。我们常常会责怪社会管理缺少法制,也会埋怨交通管理中执法不严,事实上我们的道路超速监控系统、闯红灯电子警察可能是全世界安装得最多的。所以,根本问题首先还是驾驶人等道路使用者的规则意识。我们需要一场规则启蒙,来改变我们的意识和行为,来逐步转变我们的意识和行为“基因”。否则,很难奢望形成遵守这些基本交通规则的新常态,很难奢望交通秩序、交通拥挤和交通安全的本质性好转。

2安全为本

以破坏环境来换取GDP增长的发展模式已经被否定,严重危害生命健康的食品生产企业和失管失察的监管部门不断得到查处与追责。但在道路交通领域,主、被动安全性能都很差的机动车辆,能不能够设计、可不可以批准、允不允许生产却还在延续着无休止的讨论,仍在纠结、犹豫甚至同意,因为有“市场”、“发展”、“新能源”作为借口和说辞。但是,市场、市场经济首先是需要以安全为准绳、以法治为基础来发展、来规范、来管理的。对于机动车生产领域类似于“毒奶粉”、“瘦肉精”的生产制造商,岂能以行业/地方经济发展或偷换概念的“创新”、“环保”来加以保护、扶植?!交通安全不能再为不规范的市场所绑架,市场经济的发展不能再被部门、行业和地域利益所劫持。我们甚至应该考虑,要强制让那些生产了大量不安全的机动车、电动车的厂商用其所获利润来补偿无辜的交通事故受害人员。以人为本应在被理解为以人的生命安全为本的基础上,从官僚的说辞变为制度、行动的准则。这需要一场启蒙行动来实现。

3科学精神

科学精神的实质是思路和分析方法,内涵就是一切从需求出发的思路和系统、综合的方法。缺乏科学精神的思路、方法和行为,就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单独、孤立地去解决某个问题,就是片面追求高新技术、浮躁地追逐概念、热衷于忽悠和被忽悠。面对道路交通的现状和问题,科学精神体现在如何深入了解、把握道路交通的实际状况和需求,系统地从交通安全宣传和教育、驾驶培训和考试、工程技术的应用和约束、高效管理与路面执法的有机结合等,来综合解决规则意识差、路面秩序乱的问题;体现在如何将高新技术的先进性和实用性合理地结合起来并找到应用的最佳结合点,在研发、实施智能交通技术的同时,花精力、下功夫做好基础的交通组织优化和路口渠化配时,充分发挥出道路基础设施的通行能力和通行效率;体现在如何准确理解和把握信息技术的发展趋势和巨大动力,充分了解信息化的现状、基础和应用发展步骤,提出切实可行的信息化实施步骤和解决方案,而不是把“智能交通”、“智慧城市”、“大数据”、“物联网”当作口号、气球来把玩,当成工具、模式来赚钱。科学精神的理解和践行需要一场启蒙行动方能逐步实现。

北京大学张维迎教授在新著《改革新启蒙》中提出“我们需要一个新的启蒙时代,我们今天好多理念和思想,我觉得还不如100年前”。同样在更小范畴的道路交通领域,以“规则意识、安全为本、科学精神”为核心的启蒙行动更为具体、更具针对性,也更加迫切,因为它和城镇化、机动化密切相关,它和广大交通参与者的出行安全、高效、舒适密切相关,它和经济社会发展密切相关。

(文/王长君 公安部交通管理科学研究所所长、研究员)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道路交通 王长君

上一篇:他山之石︱追逐竞驶 国外怎么治罪?
下一篇:美国见闻录——治理分心驾驶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