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深圳:“后咪表时代”的停车管理探索
    2015-05-23 08:00:18   来源:南方日报      评论:0 点击:

    在深圳,从今年1月份开始全面实施了“射频+手机”的停车收费模式—通过路面传感器感应车辆计算时长,而车主则通过移动支付、充值卡等方式进行自助付费。

    然而,作为颠覆性的新生事物,广大车主在适应的过程中不断“吐槽”。那么,这一新模式相比传统的咪表收费,意义何在?目前实施将近半年,效果如何?在实施过程中,又反映出了哪些仍有待完善的空间?近日,南方日报记者带着这些疑问,对这一新模式进行了调查。

    南方日报记者 戎飞腾 曲广宁

    “咪表时代”终结

    行走在深圳的街头,如今已经再难见到咪表。作为内地第一个引进咪表的城市,深圳从1997年就借鉴了香港的停车收费模式,在城市内部支干线设立了咪表对路边临时占道停车进行计时刷卡收费。通过招投标,深圳市财政局(现深圳市财政委员会)与深圳市高戍达停车管理服务有限公司签署了10年合作协议,高戍达公司成为路边临时占道停车管理的实施单位。

    然而,在咪表使用的过程中,财务不透明的弊端逐步显现。由于道路属于公共资源,路边停车位的经营主体也应当是公共部门,但由企业实施之后,政府难以对真实的收支情况进行监管。

    2007年,合同到期后,深圳将咪表模式叫停。此后的5年间,路边停车又进入了免费时代。在这期间,深圳的汽车保有量急剧增长,城市交通面临的拥堵压力越来越大。2012年,深圳市交通运输委在《深圳市城市交通白皮书》的框架下,研究制定了《深圳治理交通拥堵24策(2012—2020年)》,系统全面地提出4大类24条措施。在24策当中,提高停收费正是重要的一记组合拳。

    2013年6月份,深圳市成立了交通运输委直属的事业单位道路交通管理事务中心(以下简称道交中心),专事参与拟订道路交通管理相关政策、规划和标准,以及承担路边临时停车管理的事务性工作等。道交中心相关负责人告诉南方日报记者,中心自成立开始,便着手研究如何实施停车收费管理。一开始,有人提出沿用此前的咪表模式,因为咪表不仅是目前全国各大城市广泛使用的方式,也是国际上相对通用的一种收费方式。2013年的深圳本地媒体报道显示,咪表是否“重出江湖”,甚至一度被提上了公众议程。

    不过,咪表方案很快还是被否决了。道交中心负责人告诉记者,无论是深圳过往实施的经验,还是北上广津等其他一二线城市的使用情况,都说明了咪表模式存在的财务监管问题难以解决。更重要的是,在和高戍达公司合约终止后,市民此前预存于停车卡中的遗留款项经清点达到1900多万元,却直到今年还没有退还。

    否定了咪表模式,深圳决定直接采用更先进的射频技术,利用车位检测器进行自动监控,车主通过手机、充值卡等方式远距离自助支付停车费用。深圳明确了路边停车位经营权不交给企业,而是由政府部门直接管理,并委托道交中心负责具体实施日常管理工作,但并不直接收费。

    2014年5月,《深圳市机动车道路临时停放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开始实施,明确了“使用道路停车设施停放车辆的,应当按照规定缴纳路边临时停车位使用费”,而“道路停车管理单位可以使用射频技术、移动通讯技术等方式收取路边临时停车位使用费”,“驾驶人使用移动通讯技术缴费的,应当自机动车驶入道路停车位后5分钟内,启动缴费程序和确定拟停放时间”(注:今年5月1日起其免费时长已从5分钟延长至10分钟)。与此同时,市民用于深圳停车自助缴费的平台“宜停车”APP也上线开放注册,并进行前期宣传。

    两个月后,深圳在市中心四个片区实施了试点收费管理,共提供1512个泊位。至此,路边停车的“深圳模式”开始形成。直到今年1月份,超过1.2万个泊位在全市推开,深圳路边停车进入了统一收费时代。

    收费执法之辩

    新的停车收费模式,出发点良好,既能通过经济杠杆缓解道路拥堵,又能借助新技术降低城市管理的成本。然而,作为新事物,自从诞生之后,深圳的停车收费遭遇了诸多反弹。

    今年4月17日,一篇名为《一座城市不能沦为“宜停车”的私产》的文章刷爆了朋友圈,引来网民“吐槽”。

    网友质疑的焦点,一来在于对新收费模式的不适应,二来在于对收费款项的不理解。《私产》一文对停车位收费时段的设置,以及施划范围等问题均提出了质疑,担忧新的“宜停车”收费模式跟咪表时代一样成为敛财的工具。

    对此,深圳市道交中心于4月20、21日对网友的质疑进行了回应。回应表示,路边停车的免费时间将由5分钟延长到10分钟,而夜间免费停放时间也将由21:00—次日7:30调整为20:00—次日7:30。针对停车费流向问题,道交中心指出,深圳的路边停车位经营权由政府部门直接管理。路边临时停车位使用费属于公共道路资源占用费,上缴市财政专户,实行收支两条线管理。

    本地市民不买账,外地车主更是“蒙查查”。“五一”期间,从广州到深圳大梅沙度假的胡先生,将车停在了临时停车位上。“当时只看到了泊车标识,也看到路上划着白线车位,认为是合法的停车位便停了上去。”不料,车位是合法没错,但当胡先生回来,仍然发现车头已被贴上了罚单,罚款原因是“未按规定启动停车收费”,罚款500元。错愕的胡先生从罚单上才了解到,深圳的停车收费已经实施了纯自助模式,凡是使用路边停车的车主,均需要在5分钟内通过电话、APP或微信公众号启动停车收费程序,并进行预付费。“收费没有问题,我们也不是不想交,可是这么全国独此一家的收费模式,现场也没有很显眼的指示牌呀。”

    南方日报记者现场走访发现,深圳道路停车泊位的指示牌,多位于路头和路尾两端,如果路段较长,而车主停靠位置如果在中段,又未细致检查,确实有可能留意不到指示牌。但是,每一个车位上又标注了“收费时段”等字样和信息,这在深圳官方看来是最明显的“指示”:这是一个收费的车位。不过即使如此,由于不知情而遭受到500元罚单的相关“吐槽”网帖并不少。

    对此,深圳市道交中心公共服务部部长范文忠表示,指示牌涉及城市市容等方面,牵涉的管理部门较多。而目前,交通部门也正在研究关于施划泊位的地方标准,将会把指示牌的覆盖密度写入标准中。

    遭受诟病的另一方面,在于远高于停车场的收费标准。由于不设封顶,市中心等一类区域如果全天停放,收费可达到285元。对此,范文忠解释,深圳对路边停车的定位,就是短时间的临时停放,不设封顶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怕经济杠杆引导市民更多地将车辆停放到附近的停车场,提高路边临时停车位的周转率,使整体停车资源得到了更充分均衡的利用。

    据了解,深圳路边临时停车收费管理扩容后,临时泊位的周转率明显提高,路边临时停车时间基本缩短到了1个小时以内。通过收费管理,大量路边停放车辆转入周边停车场,工作日白天路外停车场占用率显著提高,重点片区平均提高约22%。

    停车革命

    与政务改革

    关于深圳停车收费的争辩,至今仍在持续。市民的问与交通部门的答,犹如一次次交锋,尽管有时候火药味十足,却每一次都能获得更多的共识,新规也在一步步得到完善。

    对此,范文忠作为直接承受质疑的道交中心人员,觉得颇为自豪:“深圳的市民有参与公共事务的积极性,政府有和市民坦诚对话的底气,才会呈现出这样一种有褒有贬的舆论态势。”

    范文忠的底气来源于“宜停车”APP不断增长的注册用户数,截至5月12日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宜停车”注册数已超过了60万辆,占到深圳总汽车保有量360万的1/6,而总体的预充值额度也超过了4000万元。相比去年下半年试点期,如今工作日路边泊位的占用率从31%提高到了34%。“种种数据表明,市民对于新模式的接受认可程度,正在逐步提高。”

    停车收费的治堵效果也在显现。根据深圳市交委综合交通运行指挥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4月13日至4月17日与实施前(2014年7月至12月期间)相比,关内停车收费片区,平均车速均有较大幅度提升,交通运行状况有明显改善。其中福田区平均车速上升11.4%,南山区平均车速上升9%;罗湖区平均车速上升6%;盐田区平均车速上升12.2%。部分居民比较关注的居住区、商业片区的交通运行有较大改善。其中,华强北平均车速与实施前相比上升了14%。

    事实上,从传统的咪表到基于无线互联网的射频技术,深圳着眼的并不只是设备的更替,更在于对于整个城市服务理念的变革。基于大数据,未来有可能更便捷、高效地引导车主进行停车,与之伴随的还有人力成本的大幅削减,以及电子政务所带来的“阳光效应”。

    范文忠告诉南方日报记者,过去的几个月间,全国多个兄弟城市前来考察深圳的停车收费模式。“我认为最主要的不在于技术,而在于服务型政府的态度。”在他看来,深圳停车收费的“革命”,实质意义上更是一场实现政府机构协作的政务改革。以往的路边泊位,往往存在交通部门、区政府、街道乃至(城中村)村委会等主体多头管理的乱象,来源于公共资源的收费也往往去向不明。

    深圳南山区政协委员、深圳职业技术学院交通运输研究中心主任王雪也认为,深圳新的停车收费模式是符合大的发展方向的。从国际上来看,对占用公共道路资源的停车行为进行收费是一种通行做法,治堵的效果上,对于CBD等中心区域的畅顺也起到了作用。而统一收费的意义,更在于确保来源于公共资源的收入回归公共财政。

    不过,王雪也指出,在民意引导和人性化执法方面深圳仍有改进的空间。比如停车费的使用,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了专项用于发展公共交通、消除交通安全隐患、治理交通拥堵、交通科技创新等工作,其收取和使用情况应当每年向社会公布,那么建议财政部门适时公布其收支明细,用公开透明的方法消除质疑。对于执法层面,在严格法治的同时,也要尽到充分告知的义务,比如通过在入深高速收费站发放宣传单,或手机短信提醒的方式,告知入深车主需要注意深圳所实施的路边停车收费模式。

    骑行观察

    拥抱“互联网+”

    需要经受阵痛

    过去一段时间里,记者陆续接到过几次关于深圳路边停车收费的报料投诉。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随访调查了一些路边停车的车主。

    投诉者多是外地车主,或因公或因私去到深圳,路边临时有事停了会车。不料到了离开时却收了张罚款500元的罚单。罚款的名目是:未按规定启动缴费程序。这是深圳特有的一条交通法规—停车10分钟内未进行停车登记,就视为违规停车。

    这一切的起源,是深圳从去年5月1日开始实施的《道路临时停车管理办法》。办法规定,“使用道路停车设施停放车辆的,应当按照规定缴纳路边临时停车位使用费”,而“驾驶人使用移动通讯技术缴费的,应当自机动车驶入道路停车位后5分钟内,启动缴费程序和确定拟停放时间”。

    深圳出台此项规定的主要目的,是缓解城市交通的拥堵。而利用经济杠杆对占道停车率进行调节,也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在此基础上,深圳作为全国最早引入咪表的城市,如今又率先抛弃了咪表,采用了更先进的射频技术,并结合当下流行的移动互联网作为过渡辅助,推出了“射频+手机”的移动互联自助支付方式对路边停车进行收费。从去年7月份开始在市内部分片区试点实施之后,今年1月份开始已在全市推开。

    不过,被罚款的外地车主觉得冤:我又不是不给钱,是真的不知道这规矩呀。还有的车主表示:我是想交费啊,可是好不容易按提示完成了APP下载、注册、绑定银行卡等一系列流程,5分钟已经过去了……有些愤怒的车主甚至认为,深圳这样的规矩有“陷阱执法”之嫌。

    当然,大量的车主支持新规定的实施,因为新规实施后,中心城区交通顺畅程度和城市管理效率都得到了提升。事实上,深圳停车收费新模式应当分为方向和细节两方面看待。大方向上,深圳勇于拥抱“互联网+”,利用新技术手段创新城市治理的精神值得点赞;新的停车收费模式不仅在国内属于首创,在国外的“老牌拥堵城市”中也是稀罕事物。不过,在实施的细节上,无论是标准细则的制定、软件功能的完善、宣传指引的加强等方面,都还有着完善的空间。

    作为没有先例的新收费模式,深圳摸着石头过河,如今也仍在经受着质疑和考验。不过,质疑或许也是一种推动,将有助于带来一个更智慧、便捷的城市未来。

    新思享

    深圳道路交通管理事务中心公共服务部部长范文忠:

    被质疑说明市民期望高

    南方日报:深圳路边停车收费新规试行现在已经超过10个月。效果达到预期了吗?

    范文忠:治堵的效果上,重点区域达到了80%的效果。泊位占用率方面,目前工作日白天是34%,晚上是89%,距离我们的预期还有点距离,不过正在稳步提高。

    南方日报:网络上有很多激烈的言辞抨击新的停车收费模式。您怎么看?

    范文忠:深圳道路临时停车管理办法实施到现在,政府承受了很大的压力,表扬的声音很多,反对的声音也一大把。我认为,争议正反映出道路临时停车收费这个策略,以及法律执行、管理的效果明显。

    市民质疑我们,说明市民对我们的期望很高。香港交通运输署治堵,被市民骂了几十年,我们被骂几个月算什么。如果我们被骂,能缓解城市交通管理混乱的问题,又能培育市民文明守法的用车习惯,那我觉得是一种幸福。

    南方日报:网友建议对于外来车主,能否实施一种“第一次免罚”的弹性制度,体现执法中的人性化?

    范文忠:对于这个问题我认为首先的原则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们不会去将车主划分为所谓的本地车主和外地车主。我们都知道新加坡执法很严,它也不会因为你是外国人就对你网开一面。我的看法是,车主不管是到深圳,还是到其他任何城市,都有必要了解清楚目的城市的交通法规。

    再者,我们实施路边停车收费的目的是治堵,实质也就是希望车主更多地选择路外停车(停车场)而非路内停车。外地车主如果不熟悉情况,应该选择路外停车场。

    南方日报:那么是否有可能进一步加强宣传引导,防止车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罚?

    范文忠:我们在停车位的线内都标有收费时段。停车位的道路两头,我们都立有牌子,引导车主进行缴费操作,道路较长的,路段中间也会有标识。

    有人反映指示牌仍偏少,这是事实,因为涉及城市市容等方面,牵涉管理部门较多。下一步在研究关于施划泊位的地方标准,将会把指示牌的覆盖密度也写入标准中。但我认为,无论怎么加强引导,也不可能每个车位都立一个牌子,满大街花花绿绿肯定不行。法律的实施,不可能你走在马路上有个警察跟着你,随时告诉你怎么弄。

    我认为最关键的,还是一些车主路边停车免费习惯了,付费意识薄弱,否则稍微看一下附近,肯定能找得到缴费指示牌。我们的目的,就是要扭转市民过去这种习惯了任意占用公共资源的意识。我们决不是划地圈钱、抢钱,而是希望在尽量满足民生的人性化基础上,实现法治思维。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咪表 深圳

    上一篇:支付宝未来停车场解决方案
    下一篇:悦畅科技ETCP解决方案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
    BBS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