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款流行打车软件的现在与未来
    2013-11-18 14:59:51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世间万物生生不息,特别在春天这样一个繁殖的季节,2013年春节过后,打车软件的春潮来了。

    各位朋友也许还记得我在春节期间写的那篇“上山下乡”的文章,2013年的应用市场,平台化、工具化、接地气是三个关键点,至少要保证其中一项。打车软件是典型的O2O应用,接地气,所以用词也大可不必那么阳春白雪,就通俗一点说,各位也通俗着看,何况各家的市场推广现阶段都打了鸡血,刺刀见红。

    言归正传,当前市场上的打车软件其实已经相当的多,以上海市场来看,真正能提的上名字的就三个:快的打车、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其他的?至少现在看来,其他的可以先忽略不计。

    快的打车 北京 2012年8月 通过APP叫车,可选支付0至50元小费,小费直接给到司机,对司机有奖励政策,有收费模式(从司机处收费)。

    嘀嘀打车 杭州 2012年9月 通过APP叫车,可选0至20元支付小费,小费直接给到司机,对司机有奖励政策,暂无收费模式。

    摇摇招车 北京 2012年3月 通过APP叫车,可选支付0至100元小费,小费需要充值到摇摇招车平台,对司机有奖励政策,沉淀资金模式。

    在时间上,摇摇招车上线最早,而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上线时间仅仅相差一个月,目前三家打车软件都在冲第二轮融资,媒体宣传、广告Push以及地推都相当猛烈。

    一、 收费模式:

    快的打车:

    可选0至50元小费给司机(在数字上累计点击就是累加累减),乘客的小费和打车款直接给到司机,不过,快的会根据业务情况,从司机处收费。

    在快的打车的模式中,每完成一单交易,乘客付费给司机,司机付费给快的。司机的消费组成是:抢单费+拼车抢单费+小费提成,司机消费用“金币”作为货币单位,司机获得金币的途径有点卡充值、平台赠送和推广返金币(注册新司机可以获得1000金币的初始值,用完就需要充值才能使用),充值比率为1元=10金币,也就是1金币=1毛钱。

    快的打车的司机消费规则:抢单费:5金币;拼车订单费:5金币;小费提成:与乘客小费金额等量的金币(例如乘客给10元小费,快的官方收10金币,也就是1元的抽佣)。

    按照乘客平均支付10元小费计算,新司机注册获得的1000金币,使用100次之后就耗尽,这个时候就需要司机进行充值,快的就开始盈利了。不过,会遇到的挑战是,当司机获赠的1000金币耗尽后,会有多少司机因为不愿意充值而弃用快的打车?

    嘀嘀打车:

    可选5至20元小费给司机,而且因为是语音模式,所以乘客可以口头承诺更多的小费,以确保高峰期的优先级(虽然很多司机都是来不及听完语音就抢单),小费直接给到司机,整个过程中,嘀嘀打车暂无抽头及分成机制。

    摇摇招车:

    可选0至100元小费给司机,费用需要先存进摇摇招车的账号(采用购买炸弹这种虚拟道具的方式)再进行支付,无论是5元10元或者100元,司机做完生意现场拿不到小费,这笔费用需要在摇摇招车的账户上先行沉淀,司机才有权提现。

    据司机反映,摇摇招车的账户上要沉淀到100元才能提现,这一做法遭到许多司机的抵触,因为累积到100元所需要的时间是不可控的,而且司机往往用多个打车软件,很难形成一段时间内单一在摇摇招车抢到单。这样一来,100元的限额就成为“月饼券”或者是“美发卡”类似的做法,成为沉淀资金,甚至死账户,一旦有足够的基数,衡量一个比率,是很客观的。

    摇摇招车预计有可能在新版本中放弃掉这个提现的限额规定,也许这样会好一点。

    不过,对于司机来说,做完一个生意不能拿到现钱,还要学着用支付宝、捆绑银行卡、手机操作提现,这似乎非常考验他们的操作水平,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在上海,许多司机不愿意用摇摇招车。在上海这样一个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应用水平相对高的一线城市尚且如此,到了二三线,又会如何?

    摇摇招车要先想清楚的一件事情,是要增加交易便利还是增加交易麻烦?

    二、 激励模式:

    快的打车:

    在重点城市设立地推点,例如上海的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停车场区域,以及类似上海的常德路新丰路这样司机定点吃饭的地点。现场安装注册就送大礼包(手机车充、支架)。

    司机客户端一星期在线4天及28小时以上就补贴10元话费。

    介绍司机安装软件给介绍费5元/人。

    嘀嘀打车:

    在重点城市设立地推点,例如上海的虹桥机场和浦东机场等地,由于快的先布局上海,因此在上海的基础比嘀嘀好,嘀嘀紧随快的,追的很紧。

    司机客户端一星期在线42小时以上补贴20元话费。

    介绍司机安装软件给介绍费5元/人。

    当然,除了以上激励,快的打车和嘀嘀打车都有针对好评差评的考评机制,对司机也有相应的加分减分。如果乘客放司机的鸽子,一样会有惩戒,如封账号一类。

    三、 应用体验:

    快的打车:

    缺点:地图搜索进入较慢;在订单分发上不够精准,往往10公里以外的订单都发到司机客户端;

    优点:以上海为例,快的打车的司机最多,响应比较快;订单发送后可以取消(这一点很人性化);

    特点:地图定位+起始地文字+语音(可选)+图片(可选),确保信息正确详实的传达。有趣的是,快的打车的历史订单系统,更像是一个简单的IM,能够和司机聊天。

    嘀嘀打车:

    缺点:小费20元限额,打消积极性;司机数量虽有增加,但是还不够,影响响应速度;服务人员不够,司机投诉尚不能及时解决;订单发送后无法取消,哪怕是正在找车的时候你发现搞错了都已经无法挽回(万一错了只能哭泣,这样的设定很不人道);

    优点:定位快,订单分发基本5公里内;

    特点:立即用车时直接用语音就可以叫车,预约用车则是输入起始地的文字叫车。

    四、 打车软件动了谁的奶酪?

    最近有关打车软件的报道很热,大家很关心的一个问题是,打车软件的出现,动了谁的奶酪?

    受影响最直接的就是各个出租车公司的电调(或者说是Call Center),因为打车软件的风行,电调的业务量确实收到一定影响,尽管目前看来,还没有媒体想象的那么大。

    以上海为例,强生、大众、锦江、海博四大出租车公司都有自己的电调系统,法兰红和蓝色联盟是许多的小公司组成的出租车联营公司,没有自己的电调系统,还有许多的红色出租车(就是各种零散的公司)就更不可能有自己的电调。

    打车软件出现后,只要是出租车,都能上这个“公共的电调平台”,这样就变成了统一所有出租车公司的一个虚拟的线上出租车公司。

    原本在上海,只有大众出租车公司的电调是收费的,乘客通过大众的电调系统叫车,会被加收4元,在2013年2月16日(大概是这个时间)之前,4元是都给司机的,在之后是司机和电调五五分账,各得2元。强生锦江和海博在2013年春节前就已经发过话,号称春节后电调也会开始收费,也是4元,不过,春节后,这个事情有点不了了之,或者说是暂时搁置。

    出租车公司电调收费计划的搁置是不是因为打车软件的火热?尽管还不能100%的这么说,但是肯定是有打车软件的因素在里面。有趣的是,强生出租车公司大概是第一个自己退出强生打车软件的公司了,尽管就目前公布的信息看,软件的设置是很缺乏产品感的。这样就等于说,他们的确是感受到强烈的威胁。

    出租车公司的电调系统一直以来还算是系统内的美差,举个简单的例子,我们在打车的时候,客服会问你去哪里,这样就评估出路程的远近,而呼叫司机的时候往往不会告知司机目的地,这样,去浦东机场的100多元的客单和去邻近场所的20元的客单,派给谁?这个权限就比较有意思。打车软件的出现,让出租车电调系统的既得利益也收到了威胁。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打车软件

    上一篇:稳步发展的日本出租汽车业
    下一篇:打车软件竞争谋变

    分享到: 收藏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
    BBS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