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公共交通的公益创新
2015-06-10 10:43:28   来源:凤凰网    评论:0 点击:

谈起公交,相信我们很难将之与以下这几个词联系起来——社会企业、个性化、创新、人文关怀。然而,这正是英国HCT集团正在做的事情:公益创新的社区公共交通服务。 

社区公交是什么? 

 社区交通服务的初衷是为社区中无法使用公共交通的人提供交通服务。这些人或许行动不便,或许普通公交对他们来讲成本太高,抑或是他们的家位置太偏僻、与现有的公交路线相隔太远。此外,在许多西方国家,大部分公交基础设施已呈私有化态势,这就意味着不赚钱的公交路线就会被砍掉,或者只能按照有限的时间表运营。 

 社区交通组织通常由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慈善机构或社会企业运营,提供的服务包括向行动不便的人提供电话预约或上门服务,向社区团体提供便宜的小型巴士服务,提供小型出租车租赁的低价替代品,向不通公交车的区域提供固定的公交路线,以及为有特殊教育需求的人提供交通服务。 

便捷、灵活、可供选择的交通服务对于独立的生活很重要,并在社会生活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并且,随着人口老龄化的日益加剧,对于不同种类社区交通服务的需求在未来几年中势必会扩大。 

并非小打小闹 

既然由慈善机构或社会企业运营,况且仅围绕社区,这样的交通服务系统初听上去貌似不会成什么大气候。但这里要介绍的HCT集团不仅影响范围广,并且被普遍认为是英国最重要的社会企业之一。 

 HCT是在1982年由伦敦哈克尼地区(Hackney)几个社区组织合力创办的。到1986年,HCT拥有15名员工和众多的志愿者、800个电话预约用户、4000个小型巴士用户以及750名在册司机。在整个上世纪90年代,HCT的员工人数大体上维持不变,但其服务范围却持续扩大。HCT成为了一个公认的客运培训中心,并在哈克尼地区开创了一项新服务——PlusBus,为不方便使用现有公交路线的人们提供服务。早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HCT就已决定涉足市场参与商务合同竞争,因为实现财务可持续性的最佳途径是成为一家真正的企业。 

 2001年可以说是HCT实现大跨步发展的一年。这一年,HCT与伦敦运输局签订了一份主流路线合同,开始在伦敦经营153条公交路线。时至今日,HCT仍在经营这些公交路线。在接下来的几年,HCT的业务进一步扩大,获得了为沃尔瑟姆森林地区(WalthamForest)有特殊教育需求人士提供接送服务的合同,以及向西约克郡(WestYorkshire)的学校提供校车服务的合同,这是HCT所获得的伦敦之外的第一份合同;并由于HCT在与商业交通供应商竞争合同时取得了胜利,使得约克郡和伦敦的公交路线进一步增多。 

据其最新统计数据显示,HCT每天提供交通出行超过3万次,每年服务累计超过100万人次。HCT将业务收入盈余重新投回他们的事业,这一运营模式在商业市场获得了成功,最新一年的财务业绩2860万英镑便是最佳证明。在最近一个财政年度,HCT把37%的收入盈余重新投回当地的社区服务,不仅如此,整个HCT集团还打算每五年将其规模翻一番。 

有温度的创新项目 

作为企业核心项目,社区公交始终是HCT不断优化的服务。 

当地社区居民道恩(Dawn)在20年前就被诊断出患有肌肉硬化症,由于行动不便,她无法行走很远,每周购买食品和进行游泳康复训练成为了她出行的全部内容。社区公交为她解决了出行上的难题——HCT在相邻的社区中设置了公交站,专门为老人和身体行动不便者提供出行方案,每次经停的并不是普通的站点,而是这些社区附近的公共服务点:医院、邮局、超市……而这些站点又是灵活安排的,根据车上乘客的需要而定,非常贴心实际。而且更重要的是,很多像道恩这样出行不便的人士,就靠这种社区公交服务让自己保持独立生活的能力和尊严。 

基于这样的公交服务,HCT还开展了许多温馨的居民项目,利兹出行伙伴(LeedsTravel Buddies)就是其中之一。这个项目为11至25岁之间的残障年轻人提供帮助,鼓励他们独自使用公共交通出行。参与这个计划之后,每个年轻人会被分配到一名导师,以支持和观察他们的出行进度,并适时提供帮助,直到年轻人能够独立、自信地出行为止。 

米谢拉(Michaela)就是这个计划的众多受益者之一。她在行动上稍有不便,并且有轻度的学习困难症,因此从来没有独自出过家门。一开始,她在导师的陪伴下走出家门、尝试自己穿越马路,后来是独立搭乘公共交通工具,现在的她已经不需要导师的协助独自出门,并且很享受自己的旅程。 

权衡社会影响 

在这一点上,HCT同样被视为领先者。首席执行官戴·鲍威尔(DaiPowell)曾写道,HCT集团区别于其他慈善机构和非营利组织以及商业公司的地方就在于,HCT集团董事会注重对于社会影响的权衡。 

从传统上讲,在一般的非营利组织中,理事会的任务就是让管理者对其资金使用负责并减轻一切风险。在商业公司中,董事会的任务则是让股东利益最大化。HCT集团既不想像慈善机构理事会那样规避一切风险,又不想像商业公司那样纯粹以经济利益为主导,所以他们确保集团发展以服务社区为出发点,既像商业公司一样锐意进取,又始终把社会使命作为工作的绝对核心。 

从上文提到的收入盈余再投资也可以看出HCT注重社会影响。HCT的收入盈余从社区中来,又被重新投回到社区去。上一年度中,HCT为社区内行动不便的人提供了230,213人次交通出行,为社区团体提供了66,616人次交通出行,有99名失业人员从HCT学习中心获得了从业资格,当中有76人实现了就业。 

除了带来上述的这些直接好处外,HCT的社会影响还产生了特别有趣的涟漪效应。能够独立出行使人身心更加健康,能够为社会做贡献,促进包容,增加社会资本从而创造社区凝聚力。如果把HCT所做的事对就业的影响以及公交出行对环境产生的积极影响也考虑进来的话,HCT的综合影响和多重效益就凸显出来了。 

正由于HCT多年来对社会所产生的良好影响,戴·鲍威尔还在2006年被当时的第三部门办公室任命为社会企业大使。 

不是创新就一定成功 

HCT的成功显示了商业运营和社会影响完全可以协调一致,但在同一领域就不乏失败的例子。除了以使命为核心、灵活的商业结构、创新和服务拓展与提供高质低价的服务以外,值得一提的还有以下三点: 

第一点是矿工出身的戴·鲍威尔及其团队的领导力,这对HCT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成功起到了巨大作用。戴·鲍威尔也成为英国最受人尊重和敬仰的社会企业领导者之一。他在担任首席执行官期间建立的关系对HCT今日的发展和影响力起到了促进作用。 

第二点是时间。HCT的发展也是经过了漫长时间的——HCT坚持了十年才获得了20万英镑的营业额,又用了8年时间才获得伦敦的第一条商业公交路线。尽管近几年HCT的发展速度加快了,但在早些时候,HCT的发展速度较为平缓,但这也使它学会了在规模较小时就建立起自己的声誉、形象和关系网,并尝试提供不同的服务。由此产生了HCT强大和可持续的商业模式,以及始终如一的创新理念和对风险的开放态度。 

第三点是适当的融资。经营一家巴士公司资金支出极为庞大,制约公司发展的最大障碍通常是缺乏资金来源,这对社会企业来说更是如此。在HCT集团发展壮大的过程中,特别是在最近5年,HCT集团与众多不同的社会投资者和投资经纪人建立了联系以求获得资金来源。事实证明,对于不同时期及不同的目的而言,这是非常重要的:例如,“大时间投资”(BigIssue Invest)、“合作社区金融”(Co-operativeand Community Finance)和“伦敦重建协会”(LondonRebuilding Society)都曾在关键的时刻向HCT在建筑、车辆和基础设施方面提供资金。 

在2010年,HCT集团更完成了一项开创性的协议,根据该协议HCT获得了300万英镑的资金,用于下一阶段的业务扩展。这是通过一种全新的社会融资手段“社会贷款”实现的,贷款将投资者回报与HCT的营业额连在一起——支付给债券投资者的债券利息与公司营业额直接挂钩:HCT的营业额每增加100万英镑,债券利息就会增加一个百分点,每年支付的利息最高限额为贷款额的20%。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英国 公益交通

上一篇:法国推智能交通应对气候变化
下一篇:“离经叛道”的美国专车大巴Leap Transit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