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专家问诊西安拥堵"病因"
2014-05-08 09:06:56   来源:西安晚报    评论:0 点击:

昨日,西安市建委、规划、市政、交警、交委会等部门负责人共同聆听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陆化普的“可持续交通和保畅通工程”专题演讲,现场“问诊”西安交通现状,针对六大“病因”有针对性地提出了四大破解“药方”,为西安如何在城市发展中保持安全、畅通、环保的绿色交通出行环境出谋划策。

现状 多种原因致城市交通拥堵

华商买家

资料显示,西安中心城区主要交通通道存在比较严重的交通拥堵,高峰时段中心区机动车平均出行速度仅为每小时13.3公里,尤其是二环以内、高新区、小寨等处机动车速明显偏低,高峰时段拥堵已接近常态。2013年3月21日,南二环(城市快速路)在早高峰平均行程车速只有12.1km/h。总体上呈现道路交通拥堵状况严峻,拥堵时间增长,拥堵范围变大。造成交通拥堵问题主要由交通网络结构不合理,公共交通优先力度不够,基础设施存在欠缺,停车供给不平衡,停车管理不到位等多种原因组成。

病因一:快速路、次支路密度和比例偏低

陆化普说,受汉长安城遗址、大明宫等历史遗迹和塬地的影响,城市道路网络密度不均,在西北和东南片区的路网密度偏低,等级不高。在现有城区,二环以内和经开区的道路网络以棋盘式为主,高新区的道路网络呈斜向网格状,利用二环的放射道路进行组织。外围地区开发粗放,道路体系不完善,次干路和支路建设缓慢,沿路开发使高机动性服务功能与交通集散功能相互冲突。

病因二:跨瓶颈交通供需矛盾突出

受陇海铁路分割的影响,以前西安市城市人口、岗位和公共服务资源主要分布在陇海铁路南侧。随着行政中心北迁,陇海以北地区的就业岗位有所增加,导致跨铁路通勤交通需求不断增长。根据综合交通调查,跨越陇海铁路通道的平均负荷度为0.75,其中二环以内跨铁路通道的负荷度已经超过1.0,说明在高峰时段已经陷入严重拥堵状态。随着北部人口较大幅度增长,近期跨陇海铁路的交通需求还将进一步增长。

病因三:公共交通优先力度不够

根据统计,2012年公共交通系统日均客运量为571.14万人次,其中常规公交480万人次(84.1%),轨道交通16万人次(2.8%),出租车75万人次(13.1%)。西安市目前在运营轨道交通线路2条;全市共有常规公交运营线路266条,公交线网密度偏低,主要道路上的线路重复系数高。线路平均长度达到22.5公里,高于8~12公里的合理运营范围,并受拥堵影响造成全程时耗大幅增加,使服务水平和吸引力下降。公交线路向外延伸服务模式单一,缺少快线或大站快车服务。一次公交出行平均时耗达到了56分钟,在所有交通方式中是最长的。

病因四:步行和自行车通行空间恶化

随着机动车道路不断拓宽,自行车道和人行道的宽度逐渐压缩,连续性、安全性和舒适性受到影响。现有道路改造以车为本,以扩展机动车道、压缩自行车道和人行道为主,部分路段甚至取消自行车道。自行车出行比例大幅下降,从2000年的33.6%大幅下降到2011年的17.5%(含电动车),自行车作为主要通勤交通方式的意义逐渐弱化。同时各旅游景点的自行车租赁服务还不完善。

病因五:停车供给及管理不到位

根据2011年综合交通调查中的停车泊位调查,目前全市停车泊位共36.7万个,其中配建停车泊位29.8万个,路外社会公共泊位3.1万个,路内公共泊位3.8万个。主城区范围内泊位总量旧账缺口为46.1万个,其中配建缺口40.6万个,社会公共缺口5.2万个,路内泊位缺口0.3万个。配建停车标准,指标偏低,并且执行力度不够,导致大量新开发小区的停车泊位严重不足。

病因六:空间布局致城市功能过度集中

城市空间布局不合理,导致交通需求时空分布过度集中,长期以来形成的单中心城市结构导致的交通问题越来越突出。古城行政、办公、商业、旅游、居住等各项职能高度叠加,尽管早已明确提出职能疏解,但实施效果不明显。目前,古城内的人口和岗位密度仍然较高,在古城禁止开发的情况下,大量城市功能集中在古城与二环之间。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西安 陆化普

上一篇:武汉建设全国大数据“洼地”
下一篇:最后一页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