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国华:新型城镇化与智慧交通
    2014-06-11 09:53:54   来源:tranbbs.com    作者: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2014年6月10日,第五届中国智能运输大会暨第三届深圳国际智能交通与卫星导航位置服务展览会在深圳会展中心开幕。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研究院院长张国华以《新型城镇化和智慧交通》为题,阐述了智能交通与城镇规划、智慧城市建设相结合之路,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国华:

    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刚刚交通运输部王部长、吴秘书长各位领导都提到了综合交通,将来和产业升级和城镇化的关系,我今天基于我们对综合交通产业空间,将来如何协同,来看我们的新型城镇化和智慧交通。

    讲到第一个问题,我们必须应该再次回忆这句话,诺贝尔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讲过这句话,影响21世纪人类发展进程的两大关键因素,美国的高科技和中国的城镇化。

    交通和我们的城镇化是怎么结合的?我想今天我重点是来谈这个问题,在交通城镇化较好的情况下,和我们高科技和城市结合,这才是未来智慧城市发展的方向。

    首先看城镇化,简单说城镇化是人口第二、第三产业向城镇高度集聚,右上角的图是美国经济人口的版图,世界经济主要发达国家都是这样的情况。回头看我们国家为什么提出来信息产业化?这要回顾一下我们国家过去六十年的发展,头三十年我们通过城乡二元经济结构,以农支工建立了一个基本模式,我们的城镇化有连续16年保持在17%,国民经济进入了崩溃的边缘,所以我们进入了后30年,迎来了改革开放,建立了市场经济,我们成为了世界工厂,去年的城镇化率达到53%。但是请大家关注,这里面有17%,1/3左右的非户籍人口是享受不到城市的美好生活。

    这个数据背后是什么?我们过去的城镇化是以低价的工业用地,低价格的劳动力成本,低价的环境成本,靠低价的成本竞争,进入了全球的产业体系。我们的城镇化模式上,是靠高价的居住用地,高价的商业用地,对冲低价工业用地,完成城镇化基本模式。但是今天在环境污染的大背景下,北京危机、华北危机、大江南北危机,我们走不下去了。一个国家要进入一个真正的、现代的、成功的国家,它的发展路径是靠成本竞争转向投资导向,其实我们国家很多地区都已经走到这个阶段,但是投资导向的它是有报酬递减的,你的投资越大后来带来你的经济增长,反馈的效率是越差,所以我们中央政府提出来要走向创新导向,这对我们带来未来的城镇化是什么?我们就要走向一条新路,我们的产业要转型要升级,要找到高附加值的产业,对应的应该是相对高价的工业用地,相对低价的居住用地,相对高价的商业用地,采用这种新的转型模式,去解决我们的城镇化。

    我们新型城镇化的框架里有非常全面的要求,但是我个人认为,如何解决好我们的产业升级转型的问题,解决好我们进城就业和住所,是将来我们落实好人口城镇化两个关键基础,其他我们的教育,我们的医疗等等公共服务,都是同属于二者的附属物,这个是看我们新型城镇化的大背景。

    再一个看交通和城镇化,也就是说交通和我们土地利用的规划是怎么样的?从交通规划的学科诞生第一天起,它就在强调交通和用地的结合,所以有了交通土地利用的一体化,有了交通引导城市TOD,有了我们今天的公交都市。但是作为一个从事城市规划领域内十多年工作经历的人,我必须很冷静的告诉大家,交通规划和城市规划,是两张皮,更多是现在不断纠结,为什么?因为这两个学科都没有把握好产业是我们城镇化的源泉,我们今天看到的城市失败,无论说低碳率,还是国内现在有几个鬼城,都是因为产业不行。

    我们很多政府都特别重视产业规划,但是从全球看来,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哪一个地区,他的发展是按照他的产业规划去发展的,大家第一反应产业是遵循市场经济规律的,它的市场经济规律体现在哪儿呢?体现在产业的成长规律,产业的空间组织规律,产业的价值链条的组织规律,这里面我们可以简单的先记一下这句话,基于不同的经济条件和交通运输条件的变化,人口的流动,产业的变迁是重塑城镇空间的关键力量,产业与交通之间动态协调机制,应该是将来下一步追根溯源掌握好的规律,我想进入今天的主题,第一部分看交通产业空间,它是怎么协同的?

    首先我们从历史的大尺度上来看,从我们的码头城市、港口城市、铁路城市、汽车运输时代的多中心形成,今天航空和高铁所代表的综合交通枢纽来看,我们从历史上能看到这个规律,产业升级是相伴而成的,这里面我们交通都会有很大的作用。但是有了这么一个大的认识还是不够,我们需要从微观上再来看,我们传统的经典的三个产业的区位论告诉我们产业和交通的问题。

    比如说农业区位论,讲的是离城市越近,我附加值更高,越远我是附加值越高的农业

    同样工业区位论告诉大家是交通指向工业基本格局,劳动力指向带来了第一次和第二次的偏移。

    从克里斯泰勒的中心地理论,商业和服务业务位论:

    1、市场原则;2、行政原则;3、交通原则。有了这三个理论的判断,无论从历史的尺度,还是从我们经典理论的尺度,交通跟产业都是有很密切关系的。

    但是有这样的理论还是不够的,这就是新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的反思,主流经济学忽略产业经济的空间区位,主要原因是缺乏分析工具来严谨的思考报酬递增和垄断性竞争。

    同样他还有第二大反思,新经济地理学深受一种诱惑之害,即关注于最容易建模的东西,而不是实践中可能最有用的东西。

    我们从他的两大理论看我们过去很多工作的困惑,首先第看这两种理论给我们带来了哪些启示?

    第一传统的经济学在研究产业和空间的关系,他认为产业在空间上是均制分布的,产业和空间是完全竞争的。这样带来的情况是,我们今天所用的预测模型,都是来自于传统的经济学预测模型,三种条件决定了预测模型一定是线性的增长。但是克鲁格曼告诉我们在今天全球化和国际贸易体化的大背景下,产业在空间上是高度集聚的,因为集聚之后基础设施的共享效应,产业分工合作,产业链条之间的匹配效应,产业知识信息环节的学习效应,带来了极大的报酬递增,并且在我们的空间上形成了隆重性的空间,这三个条件告诉了我们什么?我们地区一旦进入这个阶段,你的发展一定是非线性的,是指数性的。所以按照这个理论我们能看到,我们在过去快速城镇化过程中,我们的城市特别是经济发达地区的城市,还没有哪一个城市他的城市总体规划人口,没有不被连续突破的,我们主要对外交通基础设施的预测,五年下来基本上都完成了20年的事,我们城市主要交通指标,我们的机动化的水平,我们的轨道水平。比如说刚才王京秘书长讲到汽车,2005年的时候国内外的人对中国汽车产业都是非常关注的,他们的预测是中国到2014年超过日本,2019年超过美国,但是中国汽车产销量2009年就超过美国了,用这个方法能看到未来需求预测的东西。

    第二个,这三种传统的工业需求,和我们新的经济学告诉我们,产业和交通是有紧密关系的,产业集聚和我们运输成本是有紧密关系的,但是克鲁格曼也反思了,他太多关注数学建模的东西而忽略了实际的东西,因为在快速发展阶段,我们需要解决的是产业布局,交通设施的布局,在空间上如何协同,这是一种定性的关系而不是一种定量的关系,有了这个方法我们来看,我们的运输成本和了产业之间是什么关系。按照定性来分,我们的运输成本可以分为经济成本、时间成本,时间和经济兼顾的成本,这样它对应着三种类型的产业,具体来看三种产业什么关系。第一种资源能源型的产业,这类产业,因为它的运输成本占他的生产成本的比例,通常都要达到30%以上,所以这类产业的布局,都是跟着货运铁路和港口组的,我们也能看到我们国家的钢铁重化工的产业基本上在沿江沿海港口区。

    第二类资本运输产业,快速从工厂门口进入客户门口。能实现这种方式的,就是我们的汽车和公路运输,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大量的经济开发区都是在高速公路沿线普及的。

    第三类产业,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那就是信息要快速流通,今天可能有很多互联网的企业在,他们想我们在2000年互联网刚刚兴起的时候,用新的网络技术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但是对于高生产性服务业,人和人面对面的交流,是没有哪一种方式所能取代的。

    对应的就是什么?高铁和航空,所以我们也能看到我们国家的航空和高铁,都是超快速的发展。比如说高铁,刚刚通车的时候,很多人还在反思,说我们的高铁太超前了,但是现在我们大家出差,经常碰到提前好几天高铁票买不到,这也说明了我们的产业和我们交通的关系。有了这三组关系再看过去的成本化有什么问题?特别是在新型城镇化推出之后,我们以城市总体规划为代表的,我们的规划进入了一个深刻的反思期。比如说以北京为代表的,当时是国务院总理温总理批示的,政府组织依法办事等等24个字的全面指示,这次规划的编制,是我们能想到知名的专家定级的智库机构,全都有参加,但是十年实现下来,北京两轴两带多中心的空间结构,我们依然看不到,因为他的产业空间不是这个,因为它的交通空间也不是两轴两带多中心,所以北京市规委对这个空间结构在今年年初有很深刻的反思,从全国看来,我们的总体规划对于人口用地等规模,它的把握能力已经基本上丧失,对结构性空间的整体控制能力,是显著下降的。

    也就是说在我们经济发展地区,还很少有一个城市,他的发展规划是按照你原来规划和结构发展这是为什么?我们从指导我们城市最主要的一个化,就是城市总体规划,我们国家主要大城市总体规划,是需要到国务院批的,但是从他的编制办法里,看到交通产业产业空间如何把握,更多的从体系上来讲,我们的综合交通规划,你是以服务于城市总体规划来的,你的结构没把握住,你的人口用地指标也没把握住,那我们将来综合交通体系规划的发展,需要面临着一个,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怎么办?

    首先我个人认为,我们将来的这种传统规划的结构关系,必须向新型规划转变,传统的规划是以城市总体规划为核心,产业做一个专题,然后来指导你的综合交通规划,未来的规划应该是研究好,你对外交通设施,和你的产业集聚布局,和城镇体系之间的关系,协同好这个城市群层面的关系之后再来解决我们中心层面的关系,我下面结合这个东西来进一步来看,我们传统交通规划是来自于美国,是以交通需求为导向,以交通模型作方法,但是美国那个阶段推出的时候是美国五六十年代,美国城市化、工业化已经完成,美国城市空间进入比较稳定的阶段,但是在我们今天新型城镇化背景下,空间结构剧大调整,人口产业快速集聚,所以我们的交通需求,你的人口产业等一系列基础数据,是没法预测的,你再拿着一个极其不靠谱的需求做你的方向,方向错了停下来就是进步。

    第二个我们的交通需求基础是重力模型,而我们城镇化是一个时空综合的动态过程,一个静态的数据方法,怎么可能解决一个动态的过程?方法有问题,所以在新型城镇化下,我们应该用新的方法来解决,那就是用空间分析的方法把我们交通产业空间一系列重大基础要素实例出来,看你在手下基础研究,然后进行城市群层面上重大要素的协同,然后再解决好城市的骨干交通网络,这种需求,我们重点的是解决好趋势判断,和一个需求的把握,模型评价用于我们传统的城市各种专项规划里面,你的空间结构比较稳定,人口不会有大的变化的情况下,解决那一部分的问题。

    具体的来看,在基础研究部分,我们需要把城市群空间特征、产业特征、交通特征梳理出来,按照协同模型看,存在哪些问题,在城市层面上也要处理好交通特征,空间特征功能特征,另外衔接把这一系列问题总结好,同时要对外交通、产业布局是怎么互通发展规律,这种好的规律要在未来发展中延续下去。

    具体来看,完善区际交通网络,国家级重大综合交通设施在城市空间上如何与产业集群、国际竞争力的城市群互动发展。

    两年前在深圳讨论深圳交通体系规划,我曾经讲过一句话,深圳交通体系规划,首先要解决好全球化下国际视野的问题,深圳过去三十年是依托香港接入全球,但是三十年发展,深圳机场已经超过香港,这些设施要和全球哪些点建立联系,这是在我们综合交通规划体系里首先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国家视野,对城市群这些重大交通设施,比如说北京机场,很多人可能有争议,但是北京新机场是处于三大经济走两的位置,我们的新机场将来很可能是全球最大机场,和我们经济发展关系怎么处理,在区域市场和北京产业布局调整,空间结构重新构造,也需要我们处理好。基于这样的情况下,对产业方面我们要有新的思考,将来我们根据产业划分,信息密集型的产业,哪些产业是要面向全球,哪些产业面向全国,哪些产业面向地区,相应我们的网络怎么支撑好。

    同样我们的城镇空间上,也要有经济学,全球视野空间价值的识别,我们的综合交通网络上,如何结合好我们国家已经布局的东西在我们的城镇化的推进过程中,和我们产业功能的调整,和我们城镇的空间的调整,在空间上做好协同,做好落实,这是我们要重点解决好的,所以我们能看到新型城镇化里也有很明确的解读在区际交通上国家级重大交通设施。城际网络上如何解决对中小城市带动也是需要考虑的。

    接下来看大城市,骨干的交通网络和城市的功能结构和用地布局,和我们城市两网两枢纽,是你的快速轨道网,你的运输体系怎么把握。合理的关系应该是,我们的客运枢纽体系应该和城市中心体系,生产性服务业、生活性服务业搞通协同,货运要和产业集群区结合起来,快速路网应该支持城市空间拓展,快速轨道网应该去集聚城市功能的重构,也就是说城市主要人口产业都应该集中在轨道沿线轨道站点周边来,这样才能建设好综合交通枢纽的问题。

    这一部分只是今天在这儿给大家谈一个基本的思路,结合这一部分,我们简单来看一下我们将来的智能交通,智慧城市,结合新型城镇化有可能出现哪些方向,供大家思考。

    第一部分,未来新的趋势,我们的创新,是要跨界融合,跨学科跨专业。

    我们在新型城镇化里,我们需要考虑的是,从经济学的角度看我们的空间,看我们的交通网络,是为了提高土地所代表的空间,交通所代表的基础设施稀缺资源的配置,从城镇化、空间规划的角度看经济,是为了优化生产、消费等活动的空间结构,这两个视角只有相互融合,才能解决好我们未来城镇化的问题。基于这样的视野下,我们今天的移动互联网、车联网、互联网大数据,除了解决好今天更多关注城市怎么不堵车,人出行怎么高效之外,我认为我们的智慧城市应该包括三方面,智慧城、智慧市,智慧人,其实我们将来很多方向都应该起码有另外一个思考,让我们的产业发展更有竞争力,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让我们的空间组织更有效率,如何节能环保,如何低碳,我觉得这是我们新的发展方向,特别是结合我们最近新的发展,我们也能看到一些新的趋势,滴滴打车、快的打车的出现,它实际上已经宣布了电话叫车业务可以进入历史了。

    今天各个城市也在探讨定制公交,我们以前的公交规划,是按照这种计划经济的模式,我安排好线路,你愿意做就来做,不来做没人管。但是定制公交反应出来,你乘客可以提需求,但是未来有没有可能出现,定制公交和打车的APP结合,头一天晚上你登陆平台,说明天早上从哪儿坐到那儿,那公交车只要达到一定客流就可以组织线路,将来我们更应该看到无人驾驶汽车的出现,今天以及以后的两天,可能有更多的探讨车联网无人驾驶汽车,我从城镇化发展的角度来看,我们无人驾驶汽车如果全面普及商用的话,它会带来两次革命,第一对汽车产业的革命,将来我们很可能不需要这么多汽车了,因为你拥有车的时候,通常看来这辆车一天使用不会超过两个小时,22个小时的成本是荒废着,第二反过来对城镇化,对将来的发展来讲,我们城市可能就不需要那么多道路了,我们城市根本不需要那么多停车场,这也是我们应该考虑的。同样在货流上,我们的电商的出现,也告诉了我们新型城镇化有更多的东西,我相信这些方面如何和大数据、云计算、平台化、移动互联网,和我们的新型城镇化结合,大家都会解决好共赢、创新的问题。

    最近我们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这边,在4月19号中国城市高峰发展论坛上,在徐主任的见证下,已经成立了智慧发展联盟,由国内外大的各方面的企业,我们也欢迎大家在智能交通方面向和城镇化结合的,我们也可以互相携手共进,我们根据国家智能的调整,我们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的综合交通院,也在这个大会上正式面试了,按照国家职能的调整,国家发改委下一步进一步强调新型城镇化和各个专业规划的结合,交通方面非常明确的讲到,综合交通规划和国民经济规划的结合,所以我们这个机构根据发改委的要求,我们将致力于交通产业空间协同的发展规律探索,为我们新型城镇化的发展,产业转型升级,综合交通体系的发展,等一系列发展的规划,基本政策的制定,提供理论和技术支撑。

    在这儿我想多讲一点,因为我今天可能讲的很多理论方法,是我们传统教科书上看不到的,大家对这一点有新的认识,或者和我说的有不同的认识,我们可以私下多展开交流,因为好的思想是在交流中产生的,最后借用创新理论大师总结的一句话,创新就是要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即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

    我相信我们的综合交通和我们的产业升级,和我们的新型城镇化所代表的空间结构的调整,和我们的智能交通,这些重大要素,有一次重新的组合,我们中国必将带来新的崛起,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孙长宁

    相关热词搜索: 张国华 智慧交通 城镇化

    上一篇:江苏省交通运输厅总工程师金凌:江苏智慧交通与综合运输体系建设
    下一篇:最后一页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
    BBS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