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综合体"摊大饼式"扩张 带来痛苦"都市病"
2012-10-23 12:32:24   来源:浙江日报    作者:余华    评论:0 点击:

●美国人平均每人每年从家中到工作地的时间,需要花费55个工作日。城市“摊大饼式”的扩张,给人们带来了痛苦的“都市病”。

  ●城市综合体的建设目标,是满足“人”的多种需求。规划者的想法是,在这里建一个以“人”的尺度来设计的空间,享受高效率的生活和工作。

  ●与楼宇经济相比,城市综合体还包容了上下游的延伸产业,楼宇的聚集是一种以人的需求为标准的化学组合。

  1 城市“摊大饼”带来“都市病”

  如果你拿笔记录一下每天你从一处到另一处所花费的时间,比如说上下班、去饭店吃饭、开会、商场购物、去健身中心……两个小时,四个小时,还是更多?

  这个结果是不是让你大吃一惊?我们的时间正在越来越庞大的都市里,和幸福感一起飞快地流逝。

  美国的白皮书曾公布一个统计,美国人平均每人每年从家中前往工作地的时间要花费55个工作日。

  城市“摊大饼式”的扩张,还在制造着一系列的“都市病”:交通出现潮汐式拥堵、空气污染加剧、城市空间的利用不足,远离市中心的居民区成为“睡城”(人们回到这里只是为了睡觉)、办公区晚上七点不到就成为“空城”。

  城市分区规划,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欧美大城市的一种流行布局。规划者以城市作为整体,把写字楼、酒店、购物中心、居民区等按类别进行划分,像远离都市中心的大型居民区,集中的写字楼区,还有大型的购物中心。

  结果,人流开始像鸟儿一样,在区块与区块之间不停“迁徒”。

  在老一辈日本人的记忆里,把居住和工作的距离拉得很开,建立了发达的轨道交通,住在沿线的别墅,曾是他们追求的时尚生活。

  不过问题很快摆在人们的面前。每天,人口大挪移,上千万人要从郊区到市中心上班,一天单程花两三个小时在路上的情况很普遍。

  现在,有日本人反思这种生活模式,认为自己一辈子的储蓄都倒进了别墅,然后每天起早摸黑,五六个小时都花在了路上,回家已是筋疲力尽,跟家人没有时间交流,连孩子的教育都全交给了学校,没有幸福可言。

  舒适、方便、快捷,这些过去我们用来形容大都市的一系列形容词,在今天却成为了我们可望而不可及的心愿。

  我们似乎忘了,城市规划的最初目标,是为了便于人类的生活。

  而一场以“人”为主体的“城市革命”,正在杭城悄然起幕。

  2 以“人”作为城市规划的尺度

  杭州拱墅区运河边的这块300亩空地,如今被一圈巨型广告牌包围。广告牌上的一排高楼大厦,分别取景于世界各国最具代表性的城市综合体——上海浦东、香港中环、伦敦CBD、东京新宿、纽约曼哈顿、巴黎拉德方斯区……

  而由这些城市综合体包围的地方,将是下一个城市综合体梦想的起点。

  规划者的想法,是在这里建一个以“人”的尺度来设计的空间,根据人的需求来安排功能区块,以解难日益扩大的城市所带来的负作用。

  去过香港中环、又一城或是旺角朗豪坊这些综合体的人可能会发现,那里集聚了公寓、酒店、商场、娱乐、办公楼等多种城市功能,基本上可以满足一个人从生活到工作的所有要求。他们就像香港这个大都市中的一个个小型都市,像“蒸小笼”一样分布于香港的各个方位。

  “传统的旅游商贸业,在布局结构上和现代人的需求存在诸多的不和谐。”在对国外的城市综合体考察后,杭州市副市长张建庭对人的多元化需求有了重新认识。

  “比如说马来西亚的旅游圣地马六甲海峡,一般传统的旅游点设置,旅客到马六甲下了车,看几分钟大海,然后去下一个地方吃饭、休息,可是人家不这么做。”张建庭在那里惊讶地看到,马来西亚人建起了巨大的shopping mall(大型购物中心),建了度假式酒店,还有健身、美容、餐饮中心,这些场所足以让你在一地完成所有的消费内容。“对游客来说,这种吸引力不是一倍两倍的增加,而是一次全新的体验式旅游。”

  而对于同样以休闲、旅游、商贸为主题的杭州来说,这种以人的多元化需求为标准的商业格局正在形成。据了解,目前杭州已初步规划了包括拱墅区的运河商务区在内的100个城市综合体,每个综合体都将重新整合商业资源。

  而对于杭州人来说,城市综合体带给他们的,将是一种全新的生活方式。

  3 “15分钟步行圈”代表了生活品质

  “住在这里,也许我也可以考虑不开车,成为一名环保主义者。”作为运河商务区的开发商,杭州远洋莱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罗钊明以这样的开场白与记者见面。

  在罗钊明的办公室外,是一片长满了一人多高杂草的荒地,但在他看来,这里将成为以“人”为主题的宜居之地,宜居的最重要条件就是,“可以不用开车上班,”这甚至可以看作是一种生活品质。

  有报道称,在韩国首尔,每年堵车约堵掉200多亿美元。

  而在城市综合体的生活节奏,将是按步行的速度计算的。罗钊明把这个区域的范围称作“15分钟步行圈”。

  早上,住在居民区的你可以步行去综合体的写字楼上班;中午,在旁边的酒店预定位置,和客户一起吃饭;下午去隔壁的健身馆做个运动;晚上再去商场消费,或是看场电影……到综合体的任何一处,你的步行时间都不会超过15分钟。

  事实上,当我们查阅各大综合体的详细资料时发现,绝大多数的综合体都以步行街的形式出现。

  作为日本东京最繁华的商业区,日本银座平时虽然车流不息,但每到星期日,这里就禁止一切机动车进入,成了步行街。巴黎最大的商务、商业区拉德方斯区,设计之初就考虑了人车完全分离的模式,将车流完全放在地下。据说,这样的设计,完全是为了让人们在悠闲的步行中找到生活的乐趣。

  而在杭州的运河商务区,设计者的想法是,即使碰到下雨天,你也可以不带伞就到达这里的每一处。

  我们或许可以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伊顿中心,找到一些未来的影子。这座加拿大最大的现代百货公司,是一个跨越5个街区的庞大条状多层商业综合体,由百货公司、零售商店、24层塔式办公楼及车库组成,而架空的人行天桥将商场和商场之间联系在了一起,完全不会受到天气的影响。

  4 商务+公寓,告别都市“死城”

  美国纽约的洛克菲勒中心,在开发初期由于缺乏建筑综合体的两个基本功能——居住和旅馆,一度非常萧条。

  在后来的开发中,他们发现了这个功能的缺失,于是在1963年,建设者在中心的外围建设了一座拥有2153间客房的希尔顿旅馆,为中心带来了生机。

  要不要在综合体中规划居民区,规划多大规模的居民区,这些曾是综合体蓝图设计者的一个疑问。在拱墅区城市建设发展中心招商办副主任王其看来,综合体作为一个商务区,应该尽可能安排商务楼,缩小居住区的面积。

  但是开发商却提出了增加居住区的意见,因为从综合体的商业考虑,一旦居民的密度低于一定水平,就会回到分区规划的情形,商业区成为城市当中的“死城”。

  对于一个人口高密度的城市来说,尽大可能地增加楼宇的利用时间,实际是在提升城市的含金量。而相对稳定的居民,是综合体实现24小时“不夜城”的基础,居住区的面积在25%时达到了最佳组合。

  包括纽约曼哈顿中心这样的黄金地段,政府部门也注意到公寓稀缺带来人气不足的问题,从1984年以来,政府下决心在这个每平方米4000美金的黄金地段,增加住宅面积,以改变一到晚上就成“空城”的局面。

  相对于“楼宇经济”,城市综合体所包容的是原有产业上下游的再延伸,使楼宇之间不单单是物理组合,还会产生“化学反应”——楼宇之间的产业相互联系、又互为补充:为写字楼的白领提供公寓服务,有相应的酒店提供商务餐饮,工作之余可以去购物、娱乐……这种产业集聚的效应,是过去单体楼宇建设无法达到的。

  浙江大学区域与城市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组曾对运河商务区项目的区域社会经济影响作过一个评价,根据他们的测算,运河商务区建成后将新增生产总值约为20亿元,带动相关地区的GDP增长达65亿到90亿元,新增就业人口约2.25万人。

  5 像“丝带”一样流动的城市

  在运河商务区的建筑设计图中,记者看到这个用一根“丝带”连接的“城市”。

  消费的人流在各个楼宇之间自如穿梭,就像运河水一样流动起来。

  这是由世界最成功的商业建筑设计公司——英国的BENOY所设计的综合体模型,从写字楼到商场再到酒店,每一个商场之间都由走廊连接,走廊上盖以玻璃穹顶,可以让阳光自然地倾泄下来,这种连接甚至还延伸到了楼宇的二层楼面。

  不只是地面和空中连廊,实际上,在综合体中所有的通道都是连通的,甚至包括整个地下三层的立体通道。

  这个庞大树型的交通体系,不仅与地下车库相通,与每一幢楼宇相通,甚至与杭州地铁三号线相通。

  在香港,几乎每一个地铁出口都与商业和居民区紧密联系,可以算是建筑整体的一部分。有记者曾在香港旺角站认真地数过,仅这一个站点就有多达14个出入口。当你从地铁出站时,会发现已经直接到了香港城市大学的校门口。

  拱墅区区委书记俞东来告诉记者,为了实现这种“通道树型”的交通结构,原本在香积寺路就要拐弯的地铁三号线,为了与运河商务区相连,特意向北延伸了一段。

  如果说地铁是大动脉的话,在这个地铁站的地下层,通向各个楼宇的自动扶梯就像是人的毛细血管一样,将人潮一级级地分流到地面。这种多出口式的道路设置,帮助人流快速地疏散,即使在香港中环这样的人口高密度区域,也看不到地铁出口因为人多出现拥堵的情况。

  据了解,香港青衣城广场未开业之前,该站的客运量每天仅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摊大饼

上一篇:平顶山部分公交线路实行智能调度
下一篇:海外华人献计长株潭“两型社会”建设论坛在长沙举行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