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兰:残疾人应享有平等出行权
2015-07-27 09:48:34   来源:道路交通管理    作者:李秀菊    评论:0 点击:

今年的5月29日,我迎着骄阳来到桑兰的家,一进门给我的感觉立即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桑兰由于前一天晚上参加朋友聚会回来的有点晚,正在吃早餐,桑兰的老公黄健和妈妈正在谈论着股市,可爱的小宝和保姆在沙发前玩耍......这是一幅普通人家过日子该有的正常画面,身处这幅其乐融融的画面中,让我有了一种错觉——桑兰是一个健康的人,是我相识多年的儿时伙伴,她阳光般灿烂的笑容带给我的是一种面对人生的豁达,一种积极乐观向上的正能量,而在这样一种轻松的状态下开始的采访是从朋友式的关心开始的,从爱情到生活到出行安全及关注残疾人的平等出行权利等。


本刊记者:我了解到近些年来您一直关注残疾人的社会救助,又于2011年成立了桑兰基金,携手济南骨科医院,为贫困家庭骨病患者提供医疗资金援助。如今这个基金的运转情况如何?

桑兰:这个基金是我们与济南骨科医院合作共同出资,委托医院选择一些病情危重、家庭贫困的病例对患者进行免费手术以及后期康复治疗等。我们的宗旨就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能帮人尽量帮,能帮多少帮多少。以前像这种类似的公益活动参加得也比较多了,我觉得这是一种相对实际和直接的救助方式。有时候直接捐钱给患者可能不如这种效果好,这家医院的环境很好,医生的专业水平高,还可以免去患者自己找医生、排队交费的麻烦,所以我觉得这种公益形式挺好的。

本刊记者:您在日常出行时是否会遇到困难?对于目前的公共无障碍设施有哪些改进的意见?

桑兰:从我自身感觉我们目前的无障碍设施其实挺不足的,出行很不方便,坐轮椅的人如果没有人帮助自己没办法出行。我觉得主要问题是管理和配套设施还不够完善,相对来讲,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在公共交通、轨道交通的残疾人配套设施做得就比较好,我们的公交车、地铁上有残疾人专用的区域,但在很多设置上是不实用的,比如说地铁车厢里有轮椅标志,而实际上只有一个把杆没有固定轮椅的装置,比如说像我这种高位截瘫人需要电动轮椅,或者说有人自己无法控制轮椅,在遇到车辆急刹车等情况会造成危险。在国外,地铁车厢里会有一个固定挂钩,它可以把轮椅钩住,另外配以安全带加以固定,公交车司机会在行动不便的老人或乘轮椅的残疾人需要上车的时候,把升降板降到和地面平行,等老人或载有残疾人的轮椅上到升降板上后,司机再把板升起来,这样老人和残疾人不用费力就可以上公交车了。我在美国感受到的是不同程度的残疾人都可以平等地出行,而我国目前只能让有部分行动能力的残疾人出行。

还有一个就是残疾人无障碍车位的问题,规定已明确落实却欠火候。国家有关法律法规政策明确规定,公共停车区及新建、改建、扩建的建设工程项目要按照无障碍设施工程建设标准和配建指标设置并标明无障碍停车位,为残疾人驾驶或者乘坐的机动车专用。设置要求一般将3个停车位划为2个,停车位的一侧或与相邻停车位之间应留有宽1.2m以上的轮椅通道,方便肢体障碍者上下车,相邻两个无障碍机动车停车位可共用一个轮椅通道,并且有明显的轮椅标志。落实到现实生活中想要找到残疾人停车位真不容易。北京相对于其它城市要好一些,在机场、大型超市的停车场都会设置无障碍停车位,但是缺乏监管,多数情况下均停满了其他车辆。设置无障碍停车位是城市进步的体现,我们的政府正在努力采取积极的措施加强管理,《北京市实施<残疾人保障法>办法》公开征集意见,其中写道:擅自占用道路上残疾人专用停车位的,由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予以警告,并责令改正;拒不改正的,处以100元罚款。在美国需要在车内悬挂主治医生开具的证明才能停在无障碍车位上,否则将面临高额罚款。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从2014年12月起,任何没有特别许可而在残疾人车位停车的人士都会被处以519澳元罚款及扣一分。交通参与者意识的提高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如果政府能够加以引导,提供一个公平的交通出行环境,在立法和交通环境方面加以规范,效果就会好很多。

本刊记者:“圣经上说,当上帝给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您是如何做到“放下”心结,重新规划自己的生活的?

桑兰:人的心态一定要好。人生跟股市一样起起浮浮,有好的时候,也有不好的时候;就像一天当中有光明的时候,也有黑暗的时候。我不希望自己一直沉浸在一种不好的状态里,生活是全方面的,你的情绪,你的工作包括你做的每一件事情,点点滴滴都会影响到你的生活。我也感受过当情绪不好的时候会带来很多不便,尤其是身体上的不便,会产生一系列连锁反应,比如吃不好、睡不好等。如果心情舒畅,即便是非常劳累,第二天依然可以保持很好的状态,心态美美的。我就觉得人一定要坚强,遇到再不顺的事情一定要鼓励自己、多鼓励自己、多给自己力量,其实有时候正能量就是这样出来的,就像轮胎一样,自己气力不足也要打气,不能说自己就消极下来。我不是很喜欢认命的人,虽然有时候有的人说“认命吧”,我觉得人生还是要靠自己,还是要去争取,还是要有梦想。有梦想就有争取的能力,就会有一种正能量促使你要为这样的梦想去努力、前进,即便是很艰难,即便是不成功,这么多年下来我更加坚定地告诉自己,既然决定的事情一定要坚持。如果放弃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如果坚持,不一定会达到你的期望值,但一定会有所得的。

其实不是说只有我桑兰有痛苦磨难的时候,每个人都有难的时候,关键看你敢不敢去度过它,度过的过程是痛苦的,无论是哪一个阶段都会面临心理挣扎,不可能说我从始自终都是特别有力量的,我也会有觉得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任何一个强悍的人都有软弱的一面,但是再艰难你也要熬过去。我有时候出去演讲经常会提到一句话:人生就像一艘远行的航船,航行中总要遇到风浪,坚持过去你一定会收获阳光和彩虹。

本刊记者:说说你们的爱情吧,是什么促使你们走到一起?

桑兰:就像将一男一女关在一个屋子里10年,他们一定会走到一起。我和黄健就是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自然而然发生的。两人要想一直走下去,一定是和你同甘苦共患难的那个人,我找的就是这种人。他是属于那种很不浪漫但很有责任感的男人,我觉得我们两个像是一体的,我在出行中遇到的不便,他的体会更深一些,因为他是实际照顾我的那个人,推轮椅啊、抱我上下车啊等事无巨细。我比较欣赏一个男人有责任心,虽然他不是那么完美,但是也挺好的,我比较满意。有时候生活方式上有一点粗,这些都是小事情,只要我们女人严加管理就好了。我已经不是20岁出头的女孩了,我要的不是那种浪漫,我要的是平平淡淡的生活,在一起互相支撑,这是我想要的另一半。

本刊记者:儿子出生以后,您是否会更加关注儿童交通安全出行?

桑兰:我很关注儿童交通安全这方面,可能是因为我受伤时在美国,看到人们的安全意识还是很强的,儿童安全出行保护设施这方面做得很好,我现在当了妈妈,对儿童安全这块会更加关注。我刚生完孩子,周围的朋友也有送我儿童安全座椅。其实交通出行的安全问题一定是第一的,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我平常坐车从来没有不系安全带的时候,一刻都没有过。有时候黄健喝酒不能驾车找代驾,他因为喝了酒上车就可能忘记系安全带,汽车已经启动了我都会要求司机停下车,让他把安全带系好。可能是因为我自己受过伤,这种安全意识特强。黄健的安全意识也特强,上车先系安全带,这已经成了习惯动作。安全意识必须得提高,包括我们平常生活中在停车时都会很自觉地左看右看,看有没有堵住其它车辆出行的通道,也不能停得离前车太近了,否则给别人带来麻烦,也给自己造成麻烦,汽车文明是逐渐养成的。



责任编辑:millay

相关热词搜索: 残疾人 出行

上一篇:一颗心温暖四千公里高速路--——访江西省公安厅交警总队副总队长吴晓光
下一篇:文康科技徐秋红--不服输的女当家人,推动警用雷达测速新发展

智能交通行业首家推出移动互联网媒体,每日更新 !让您随时随地了解行业资讯。
专栏观点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