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客运市场 为政府打点气
    2015-06-04 09:23:16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一早看到两篇专车的新闻,一篇说交通安全法滞后,另一篇则称“中国的改革有哪件不是违法的呢?”。利益带来的冲突和争夺,能被放在桌面上讨论,这无疑是一种进步,如果能够让更多的参与方进场发声,让讨论撇清所谓的道德和煽情,才能去除资本用舆论胁迫政府的嫌疑。

    对于看重实用的中国人来讲,这几十年的发展成就是实用主义者应得的回报,然而,实用并不会是社会发展的全部,理论的缺失已经开始使发展陷入了迷茫的状态。迷茫使我们无法应对客运市场变革带来的混乱,同样,也难以面对交通一步步走向治堵无望的境地,靠翻版国外的几乎没有可行的路径,中国特色的紧箍咒比以往更有约束力。中国特色有实践,更需要有先行的理论。

    移动技术带来的新生产力,严重的冲击了原有的生产关系,就如同私家车的迅猛发展,也冲击了整个社会的交通。而被冲击的生产关系中,政府原先的规章无疑被当作了靶子,甚至被选择当作旧有生产关系的全部,只有这样,可以回避旧有体制下其它参与者的利益和生死,使攻击能够招揽更多喝彩,博得足够的正义感。争论走向道德,是中国特色初级阶段的特征,也是业余和初级的具体表现,讨论如果只有资本和无知少女状般的媒体参与,不是很无趣吗?

    共享经济盘活百姓手头闲置资源变现,这是出发点,也是迅猛发展的原因,但经济发展的特点并不仰赖设计好的路线,利益会驱使多样化的发展,如果计入所有参与者,关系就会变得很复杂,也无法盘算出一个好的政策来顾及各相关者的利益。

    时间原本可以帮助梳理出这些关系和利益,也可以用来验证政策的好坏。时间是把杀猪刀,对美貌如此,对利益也如此,新生产力现在产生的利益是否是真的,补贴能多久,而真实的利益有多少,是否如现在所说的那么美好,时间自然会有交代。然而,对于立即要出台的政策,并没有时间这把杀猪刀,该如何去判断和分辨新生产力真正的颜值呢?如果分辨不出,又该如何去出台政策呢?

    前面两篇新闻,将球已经踢到了政府这边,并没有踢到旧体制下其他从业者那边,虽然那边也是拖家带口正在群情激昂。刻意回避体现了精准的用心,政府作为守门员只能接上这个球,守住门,就是守住社会安全、公平、秩序和改革。

    旧体制下,安全已得到了检验,虽然时有个案发生,虽然流程繁琐,但风险已为社会所接受,改变游戏规则,安全并不能改变,新生产力并不能冲击安全这条红线,也是政府在出台政策时考虑的第一条红线。也许,并不需要政府花多大的代价来完善机制,只要让保险公司来接管各种各样的客运模式就可以了解这些模式的风险。两篇新闻踢过来的球,安全这个交给保险公司或其它的经济体,政府不应该独自为新生产力背书,而应绑住对冲力量让资本为资本背书,做资本的娘舅就好了。

    公平和秩序,政府也许只能以继承传统包容创新的态度去对待。这一拨移动带来的新生产力逐步显现出对旧体制的破坏力,不公平和混乱的现象越来越多,且会随着利益重新分配的幅度持续震荡。政府并不能控制震荡持续的时间,也许谁都无法了解会持续多久,中间的新政策会出现多少轮次,政府能做的是承受震荡控制振幅避免整体失序。用时间这把杀猪刀,一步步雕刻出适合发展的政策。城市和城市并不相同,试错是唯一的选择。

    资本形成的话语权,已足够影响许多。这一拨的新生产力崛起,资本恰好站在了社会发展的正面。虽然指责政府,仍不失为社会、百姓的朋友。然而,资本并不会永远是社会、百姓的朋友,就如同这一次不曾去关怀旧体制下的从业者那样。资本只是资本,本分如此无可指责,话语权的大小只和掌控者有关,和利益有关,和正当性无关。资本是朋友还是损友并不重要,政府本身是否专业,社会是否给时间才是社会进步最重要的因素。

    没有金刚钻,也不得不去接上这个球,花点时间练练就会有的。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客运市场

    上一篇:交通事故的追责
    下一篇:“一带一路”之下:标准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29 篇]人物简介
      生于七十年代,有交通工程和通讯电子两个专业的文凭,还是工业控制、会计学和工商管理专业的肄业生,辅修过社会学专业,曾经有程序员证,贪多了。著作有《高速公路收费系统》(2002)、《儿童交通安全ABC》(2004)、地标《城市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设置规范》(2010)等共八本。截止现在,最得意的两个作品,1.亲手搭建了浙江省联网收费系统构架(设计和施工),2. 提出指路体系理论模型并实践之。最近,关注公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