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一带一路”之下:标准
    2015-06-04 09:25:20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凡事先试试看,已经成为了中国特色,交通安全领域也不例外。在摸着石头过河的年代里,诞生了许多别具一格的产品,经历了本土不停的试用和洗刷之后,这些产品终于生存下来并成为许多公司的拳头产品,把市场进一步做大的欲望激励了这些公司将产品带到更远的地方去,如果有带头大哥,席卷这些地区的市场也许是不可避免的事。

    产品走出去,尤其是走到“一带一路”沿线的不发达地区,主要的阻力也许并不是来自于当地,而是来自于发达国家的竞争对手。本土企业在国内用价廉和质量过得去挤走了外企质优但昂贵的过程,虽一直有爱国情怀的呵护,仍是一个极其艰辛的过程。而进入到陌生国度,摆脱呵护但摆脱不了中国背景的产品,会遇到与中国挂钩的价值观、国人品行、假冒伪劣的种种抹黑,有时环境会恶劣到有一单做一单的地步,长久似乎是个奢望,走出去更多的只是到此一游。

    “一带一路”想要打通的那些贸易通道,并不会因为有中国建设的标签就会特别照顾中国人,贸易流动像河流一样,好东西会遵循着从高处流向低处的原则,淹没所有地区,通道的顺畅只保证了流动而不会保证源头只来自于中国。而且,比河流更复杂的是,还有沿线的民心。没有民间充分的接触和理解,沟通与共鸣,流过只是流过,没有认同,谁都只是过客。因此,应该有人去做些能够打动人心的事情,不卖产品不搞工程,做民间交流的带头大哥。

    在国务院印发的《深化标准化工作改革方案》里,目光更多的投向国内标准乱象,对外更愿意作为一个参与者而不是主导者,仍以弱者心态“坚持国际接轨、适合国情。借鉴发达国家标准化管理的先进经验和做法”,在“一带一路”中将要起重要作用的基础设施领域,仍将这部分标准的主导权力分散到各个部委,“环境保护、工程建设、医药卫生强制性国家标准、强制性行业标准和强制性地方标准,按现有模式管理。”这样的心态和权力分配方式,不知是否能带领国内的产品打通向西的通道,不知是否有信心和能力去打动西边的人民?

    标准的成果本是带头大哥最好的工具,可以沟通交流形成技术一体化却没有价值观的干扰,可以通过培训普及知识打动人心却没有干预内政的风险。然而,似乎标准主管部门并没有认识到,除了去参加国际标准化组织去争夺话语权以外,世界上还有更多的国家需要中国输出标准输出技术。

    现有的体制,行政权力与专业标委会已密不可分,由于标准的普适性和合法性,促使权力者更喜爱用标准作为公共管理、划分利益的工具,以内政为主的行政权力并不需要经常将目光投向国外,更不需要投向不发达的国家,依附在行政权力下的专业标委会也自然不会关注不发达国家的需求。专业标委会,也许不缺学识,但在行政体制下生存养成的向上看、向发达国家看偏好已完全限制了专业标委会的见识,自然没有在意“一带一路”中自身的角色。

    标准管理体系已困住了标准本身,希冀其解绑并组织力量,似乎并不是自身体系所能完成。行政权力将标准作为自身小弟的习惯,在内政中也许只是稍显混乱,也容易通过权力间协调来解决小弟的纷争。然而,一个不独立的标准管理体系,在没有行政权力的帮衬下,是无法独立的走出国门,也无法去打动人心。“一带一路”西向的道路上,没有自主标准的抓手,时时会陷入被其它国家支持的标准围剿,这样的通道,是否也会成为别人的嫁衣裳呢?

    “一带一路”之下,我们似乎应该做些什么,推动些什么吧。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安全法 一带一路

    上一篇:客运市场 为政府打点气
    下一篇:交通安全,业者随笔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29 篇]人物简介
      生于七十年代,有交通工程和通讯电子两个专业的文凭,还是工业控制、会计学和工商管理专业的肄业生,辅修过社会学专业,曾经有程序员证,贪多了。著作有《高速公路收费系统》(2002)、《儿童交通安全ABC》(2004)、地标《城市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设置规范》(2010)等共八本。截止现在,最得意的两个作品,1.亲手搭建了浙江省联网收费系统构架(设计和施工),2. 提出指路体系理论模型并实践之。最近,关注公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