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互联网专车的那些利益
2015-06-16 10:44:42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如果在出租车行业里看,互联网专车无疑是搅局者,行业秩序变得难以维持;如果把范围扩大,加入天天上班的老百姓群体,互联网专车解决了打车难的问题,还解决了一些就业的问题;再如果把时间拉长,加进出租车发展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也许互联网专车只是出租车行业从放宽到收紧,又从收紧到放宽的循环,循环并不会让社会发生巨变,只改变了一些人一些集团的利益。

所有人都在等待政策的出台,等待是心焦的,于是隔空叫板,反抗执法等事件层出不穷,不停的出牌来帮助政策制定者理清思路,朝“正确”的方向走。压力与日俱增,于是,政策制定者变得更害怕,只能选择等,不知道为什么等,只知道现在并不是出牌的好时机。

虽然,资本论告诉我们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然而,现在的局面,似乎在描述被简化掉的内涵。移动互联网这个生产力在改变市场关系前,先改变了利益分配方式,利益分配方式的变化又吸引了资本进场卡位,不同利益集团的资本动用无所不及的资源游说胁迫布局,使改变朝着有利于自己的方向走,最终,生产关系被改变了,也许符合生产力,也许只是符合某些资本的愿望。

在这一过程里,政策方案层出不穷的出现,帮忙的专家学者也会很多,人人热心人人推动,使气氛能够烘托事情变得紧急。行业的利益以前应该是大家的,虽然大家不相信也不认同,然而,以后一定是大家的,但是大家又被划分成不同团体,包括那些以新生产力面貌进场的资本。

以新生产力面貌进场的有滴滴快的、Uber、神州至尊、汽车租赁企业以及其他一些。虽然都以新生产力面貌进场,然而目前的利益诉求却存在着差异,有以继承传统盈利模式用新生产力提高效率的企业,有以通讯平台自居抽取配对利益的企业,也有一直在补贴培养消费习惯再获取利益的企业。新生产力从来不会是简简单单的一种模式,技术会在实践中产生不同技术和商业模式并分头进化,新生产力的进场其实是模式的进场,资本在乎的也许不是新生产力,而是搭载自身生死的技术和商业模式。

模式才是当前互联网专车竞争的关键,而选择权恰恰在政府手中。同一技术母体的不同模式竞争,是卡位的竞争,无关模式的好坏。互联网发展的规律往往会使利益集中在寡头手中,好模式的任何细节都会被寡头逐步融合,模式从分裂最终会走向统一。当下,规律正在进行中,对资本来讲,利用现在的与众不同,通过政策规定挤出竞争者,或通过政策来赢取更大资本的欢心,这才是最最要紧也相当急迫的事情,也许也是近期频频有人喊话并诉诸于民生、道德的原因。

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和低门槛,拉开了出租车行业的制度裂缝,这是值得欢迎的改变。裂缝使行业框架难以为继,修修补补符合了一些人的利益,而推到重来又符合了另一批人的利益,政府的选择变得艰难。频频被专家学者甚至兄弟部门队友的指责,使事情变得更模糊,也制造了极有压迫感的局面。高压下,政府也许更需要冷静,踩踩刹车、做做现有制度的减法、减少干预,让焦点回归到资本引以为傲的市场自由竞争中去。当喧嚣褪去,才看得清哪些才是今后真正需要的互联网租车。

政府成为市场的主角,并不是一件好事,尤其现在这种烧烤模式下。市场的竞争使政策成为焦点,利益相关者频频发言来烘托政策的缺陷,这些并不是公众对政策的全面真实评判。摆脱煎熬的方式并不是立即做决定摆脱聚光灯,煎熬只是让政府补课,补上耐心、细致、关怀大众、深化细化管理那一课,补上分辨专业能力倾听政策缺陷了解公众需求的那一课。

迎合或对抗资本并没有意义,时间才是评判政策好坏的标准。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专车 互联网

上一篇:交通安全,业者随笔
下一篇:‘中国并没有真正的交通工程师’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29 篇]人物简介
    生于七十年代,有交通工程和通讯电子两个专业的文凭,还是工业控制、会计学和工商管理专业的肄业生,辅修过社会学专业,曾经有程序员证,贪多了。著作有《高速公路收费系统》(2002)、《儿童交通安全ABC》(2004)、地标《城市道路交通标志和标线设置规范》(2010)等共八本。截止现在,最得意的两个作品,1.亲手搭建了浙江省联网收费系统构架(设计和施工),2. 提出指路体系理论模型并实践之。最近,关注公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