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新常态下城市交通难题破解
    2015-08-24 08:02:34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在中国以往30多年的高速经济发展中,最为代表性的当属于城市化规模得到了显著提升。当大量百万级、千万级人口的城市建设规模完成之际,事故频发、秩序混乱、车辆拥堵成为横亘在城市交通管理面前的现实焦点问题,部分城市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提案中的此类问题占据了约50%的提案总量。尽管城市交通问题的恶化得到了高度重视,但是以房地产和小汽车发展为导向的城市规模迅速扩张过程中,城市交通发展长期处于战略性缺失状态,相比较人口、房地产、小汽车的超前增长而言,交通组织规划和设计的重要性被疏忽和滞后,导致面对当下的城市交通问题很多时候几乎束手无策、一筹莫展。
            近年来,中国处于重要战略发展机遇期,国家战略性提出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创新宏观调控思路和方式,破解经济社会发展难题。当下的城市交通难题,是道路交通快速建设中各类矛盾的交织,是若干个大大小小的人、车、路、环境之间相互不匹配症结形成的系统病变。一方面,依赖于通过道路基础设施的增量建设,缓解城市人口、汽车和房地产增长的压力;另一方面,依赖于追求道路的通行速度建设,提升城市交通的运行效率;是传统的经济快速增长非常态下的惯用手段。当城市人口和汽车的总量达到一个峰值水平时,粗放式的道路基础设施增量和速度建设目标,不仅仅没有缓解压力和提升效率,反而带来的是交通安全隐患重生、交通秩序混乱不堪、通行效率拥堵低下的难题。这些难题,已经严重影响恶化城市生活和环境品质,影响到社会经济的正常运行。
            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意味着过去惯用的大扩张大建设的增量调控手段已经一去不复返。用新的思维和方法在既有的城市存量规模空间里调控,破解城市交通难题并恢复正常的生活生产秩序、改善城市交通环境品质,是新常态下城市发展的主要任务。
           宏观方面,应当确立以安全为核心原则、以效率为中心任务的城市交通可持续发展战略目标。
            现代化城市中,地面、轨道、隧道、桥梁共同组成了错综复杂的道路路网,非机动车辆、机动车辆、轨道交通车辆共同组成了形式多样的交通工具,道路状况、交通设施、地物地貌、气象条件等共同组成了交通环境,它们共同服务于不同的交通参与者—“人”,这也就是交通学者们常说的构成交通系统的四大要素。通过对交通系统的拆分不难发现,是人的活动需求催生了路、车、环境,人也是路、车、环境的唯一使用者。人的生命只有一次,满足并保障人在交通系统中的安全,必须是路、车、环境的供给中最基本核心原则。相反,失去对人的安全考究的交通系统建设,是任何一个交通发展战略中不可饶恕的责任性缺失。对照当前中国城市万车死亡率是发达国家十几倍的现状,险象环生的车况、路况、环境状况,过去追求建设速度、行驶速度的城市交通时代留下了太多的安全债,城市交通决策者和建设者们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寄希望于确立以安全为核心原则,成为新常态下城市交通发展的基本法。
            城市与交通之间,相互依存而成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两者的和谐、协同发展能够直接表现出城市管理水平。自古至今,驿站、车站、码头是人群集聚的场所,随着集聚范围的逐步扩大而形成了城市的雏形。纵观中国古丝绸之路上的城市,以及今天的上海、香港、新加坡、吉隆坡等国际化城市,交通越是便捷通达的地方,城市的规模和繁荣程度就越是发达。由此可见,交通的发展先于城市的发展,高效率的交通是带动城市发展的火车头。也由此推断,在城市建设中也应当把交通效率当成首要战略去规划和设计,而不是建造了大量的楼房、引进了大量的居民才回过头解决成为瓶颈问题的交通。恰恰相反的是,中国在过去的城市建设年代,受限于经济快速增长的需要,一味地用增量建设的方式追求速度,而不是最有效地使用交通资源满足交通参与者的需求。长期追求速度的发展方式,却最终结下了拥堵、效率低下的恶果,又留下一笔太大的效率债。还城市一个高效率的交通系统,应当是新常态下城市交通发展的中心任务。
             微观方面,应当制定以秩序为管理规则、以便捷为规划纲领、以品质为设计理念的战术方法,通过行之有效的交通管理创新、交通组织优化、交通设计标准化等措施,确保战略目标的实现和保持。
           一是交通秩序的规则建立,要敢于打破传统的管理思维,学习借鉴同类同等发达国家城市的经验,结合自身交通问题的实际状况去其糟粕留其精华,做到以人为本。事故频发、秩序混乱、车辆拥堵,这三大交通难题的根源都与交通参与者(人)对交通规则的理解和执行紧密关联。就象:斑马线仅限于行人通过、行人必须从斑马线过街;非机动车应当在路段和路口有连续的通道;机动车辆通过路口时应当减速行驶并确保安全的情况下通过;等等,这些近年来呼声日益增多的路权分配问题,都是最基本的交通秩序规则。也只有这些简单、基本的规则能够得到遵守和执行,城市交通才会秩序井然、焕然一新。偏偏是这些以人为本和受益于人的规则,没有得到人的遵守。于是乎,一些专家和交通管理者给出“中国人的交通素质低下”的结论,以表现出交通管理的无奈和无能为力。素质低下论者,他(她)们忽略了一个最基本的逻辑:交通参与者的素质源自于交通行为习惯,习惯源自于规则的长期约束和养成,规则需要软件和硬件同步落地。在各类交通参与者混行的城市大大小小路段路口,很多时候只是给出了教育和处罚的规则制衡,殊不知还需要硬件技术的完善,起到真正的约束而长期习惯养成。打破传统的管理思维,真正以人的安全、舒适为本,以欧洲友好街道为样板,注重长期持续的教育引导和硬件方法创新,必将实现一个新的秩序常态化。
            二是要全面实施城市交通组织优化,通过提纲挈领的全局路网规划,营造便利、快捷、高效的交通环境。在城市交通的快速建设期,基本上是街巷道路、主次干道、快速路、立交桥、高架桥、隧道、新区、地铁、轻轨、车站、机场……,一段段、一条条、一片片的修了建又建了修。若干年下来,各种性质的道路路网共同组成了较为稳定的城市规模格局。然而,大部分城市在建设过程中缺少系统和长远的规划,也有的城市在人口红利带动下常常是规划跟不上变化,导致城市整体规模上去了、各板块之间的交通系统衔接不上了。不同的道路,多头规划、多头建设、多头设计、多头管养,也导致道路路网间的设施资源不匹配、通行效率不协调。路与街不分,路与场不分,路与路缺乏统一连续的指引,造成了道路资源使用品质和效率的低下。在交通管理上,为适应不断变化的需求,一窝蜂的货车限行却不给出物流的方案;一边倒的倡议自行车出行却不给予基本的路权;一个劲的倡导公交都市却不敢于旧的公交路线和换乘方案推倒重来;一个劲的限制小汽车进城却疏忽了交通枢纽的换乘,结果是压下了这边的葫芦浮起了那边的瓢。针对上述一系列问题,通过出行的习惯、安全的水平、通行的规律、运行的负荷、人居与路网的密度、路与场的比重、客流与物流、公交的换乘节奏等等数据化分析,实行一次全方位的政策研究和系统调整优化,在现有的规模状态下螺丝壳里做道场,力争实现一个新的效率常态化。
             三是要大力提升城市交通环境品质,建立以品质理念为统领的城市交通设计标准化体系,使得交通设施与城市环境文化完美结合相得益彰。在今天的中国城市道路,笔直纵横的道路上的交通设施形式已经司空见惯:密集的路灯栽植于或宽或窄的道路两侧,四条斑马线横贯路口,长臂信号灯高挑空中,高大的标志牌占据着城市空间。道路交通管理设施之于城市的重要性,犹如人们家庭场所的必备生活家具,同样是人们户外生活的“城市家具”。之所以称之为“城市家具”,是因为它准确地诠释了人们渴望把城市变得像家一样和谐、整洁、舒适和美丽的美好企盼。在以道路路网为血管的现代城市中,道路上的普遍存在的各类设施,除了绿化和电力设施之外,繁多的各类交通管理设施已经成为了不可替代的家具物件。从管理和环境的角度,设计和设置整洁美观、标准整齐、呼应文化、品质耐久的城市道路交通管理设施,从城市的空间、结构、资源等多方面优化实施,以画龙点睛之笔让城市更加美丽和谐,展现给城市人们的将是一个新的品质常态化。
           上述宏观和微观方面的破解城市交通难题对策,仅仅是从技术的角度进行了探讨。借鉴安全生产管理的预防机制和经验,辩识出“危险源”并行之以有效的管理手段,能够从源头上预防和控制安全生产事故。城市交通难题的预防和控制亦有异曲同工之秒,找出其中的“问题源”,如事故隐患源、秩序混乱源、车辆拥堵源,从源头上去寻找对策进行预防和控制,才有能够得到全方位的破解之道。然而,城市交通“问题源”的形成,既有技术治理层面的缺陷,也有体制管理层面的缺失,前者的任何创新进步往往是取决于后者的拍板决策。
             近几年来,智能交通、智慧城市、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的新型技术风靡交通领域,针对城市交通难题的各种高大上一揽子智能智慧解决方案被提上各个主政交通建设、规划、管理的的政府部门。于是乎,数以亿级的智能交通投资之风足以让猪随便的飞起来,对城市交通的平安、有序、畅通提出并充满了美好丰满的愿景。孰料想,残酷的现实很骨感,当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兼带流动监控、卫星遥感的智能智慧设备遍布城市大街小巷之后,事故依然频发、秩序依然混乱、车辆依然拥堵,老面姓因没有得到实际的舒适度依旧愤慨!很多体制管理层面的决策者们在无奈之下再拍脑袋,向城市更深更广的地下挖掘,向城市更高更大的空间架桥,再度表现出当权者非凡任性的投资能力。被绑架了的超前智能智慧投资思维,被习惯了的超级增量大量建设手段,狂热的一幕幕在新常态下持续上演。与之反比的是,城市交通基础设施的面貌、弱势交通参与群体的环境、廉价机动车辆运行的状况,鲜有决策者愿意在这方面下一番苦功夫研究和改善,常常以资金短缺、低成本策略维持现状。更有甚者,明知城市交通难题对社会民生和经济的恶劣影响,心存侥幸于群死群伤的交通事故只是个案;喋喋不休于秩序混乱是人的素质低下;振振有词于道路拥堵是车多路少;百般狡辩于交通设施落后是标准缺失。殊不知,应当把钱用在刀刃上,首要把城市交通的基础底子建设好,把交通问题的旧债还清,才能让智能智慧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城市交通建设与管理中,住建、市政、城管、交警、规划、设计、监理、施工等多个政府管理部门或企业联系在一起,共同承担着城市交通发展大计,也分享着城市交通建设成果。当下城市交通难题,宏观与微观结合,共同直面于“问题源”,提出系统科学的创新措施,完全可以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全面提升城市交通管理水平、功能效率和环境品质。
            尽管中国经济发展进入了新常态,但是中国城市化进程才刚刚经历了一个较短的里程,目前正处于可持续发展的战略转型期。研究和创新城市交通管理,破解城市交通面临的难题,把城市交通建设、规划、设计、管理前置于城市发展战略的首要位置,是城市与交通领域的一次重大战略机遇,更是对国民经济发展的重大贡献。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城市交通 常态 难题

    上一篇:以“城市家具”的理念设计与设置道路交通安全设施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21 篇]人物简介
      刘干 南京赛康交通安全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京林业大学汽车与交通工程学院兼职教授、硕士生导师;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安全设计分院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