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谈谈交通拥堵困局、后果与出路
2013-09-06 15:04:45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中国的城镇化与机动化发展真的已经到了极为敏感极为关键的时期:既面临着持续推动经济社会健康稳定发展的压力,又面临着土地、能源、环境等日益严峻的刚性约束甚至极限门槛的压力,还面临着治理日趋严重的交通拥堵所需的制度设计、公共财政、社会舆论、大众心理等多方面需求压力,简单依赖大规模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无法缓解如此众多的压力!

  在当今中国人口资源底数、制度环境、社会环境下,大城市交通拥堵几乎不可避免。但其后果远比单纯的交通拥堵严重:1)环境恶化可能导致严重公共健康问题;2)能源消耗急剧上升可能导致严重能源危机;3)严重交通拥堵可能导致严重公共灾难事件。

  简单的消费自由思维,简单的GDP保增长思维,简单的公交依赖思维,简单的规划滞后推托,均无助于危机的化解,对于中国如此巨大的人口大国、资源小国、环境弱国,其后果都是相当可怕的。政府决策层的理性思维、公共舆论的拷问和导向、公众的公民责任意识等需要站在更为前瞻和担当的角度来思考。

  中国大城市交通拥堵原因远比先发国家复杂:经济发展突破小汽车消费门槛(此因为世界共因);小汽车低成本拥有与使用;公共交通严重滞后;庞大的公车准公车及其无节制使用;土地均质摊大饼高强度开发;城市功能布局失衡和严重职居分离;道路网结构严重失衡与布局残破;以车为本的路权分配与管理思维等。

  以上八大原因在当今中国制度环境、社会环境、舆论环境下没有一项是容易解决的。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我们不能放弃努力!既要打应急战、攻坚战,还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应急战是对公车私车低成本无节制发展与使用的有效管控,攻坚战是大力发展公共交通,持久战是优化用地布局与建设交通文明。

  国际公认的公交都市如斯德哥尔摩、哥本哈根、库里蒂巴、新加坡、香港等,都并非人口超千万超级城市,有的甚至不到200万,而且拥有良好的资源与生态本底条件,但是都采取了胡萝卜+大棒的双重手段:一手抓公交优先,发展多元化高品质公共交通系统与服务;一手用高税费、高成本经济手段对小汽车拥有和使用实施严格管控。

  上海、北京、南京、深圳、广州等城市自新世纪到来之际陆续研究制定和颁布出台了城市交通发展战略纲要或白皮书等纲领性政策文件,以此为依据,实施了优先发展公共交通、调控机动车交通、综合治理交通拥堵序列政策、措施与行动,取得了阶段性成效。

  今年6月,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全国首个地级市交通发展白皮书--<佛山交通发展白皮书>正式颁布出台!这标志着以顶层设计和政策导向为统领的城市与交通理性发展、科学发展之路径已经开始从一线特大城市向更多更广泛的大中城市递进。

责任编辑:吕圣霞

相关热词搜索: 交通拥堵

上一篇:国际大城市带综合交通体系研究——序
下一篇:杨涛:武汉支路严重欠账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21 篇]人物简介
    杨涛教授: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国城市交通规划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东南大学、苏州大学等知名高校兼职教授,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专家。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一届中共江苏省党代表,第十三、十四届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