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深圳限购,你很意外吗?你很纠结吗?你很义愤吗?
2014-12-30 12:45:33   来源:tranbbs.com       评论:0 点击:

非常时期非常举措,不得已而不得不为之也。对法学专家们超乎社会发展阶段与条件,进行柏拉图式的合宪合法拷问既某种程度理解,同时有很大程度保留。南京上半年推出停车新政时,记者追问我,是否可以取代汽车限购限行,我明确表示否定!限购限行确实不是上策,我们应当尽量避免,尽可能选择柔性的管治措施,但是真到了非常时期,还是不能排除非常举措。我今天下午在人大常委会例会审议发言中也阐述上述观点。

从现实操作性角度看,限牌政策出台一定是直接告知,很难实行民意试验,否则一定引起市场与社会混乱。在这点上我与法学家的态度与上述合宪合法拷问的态度相同。柏拉图式的纯民主也是很难操作的。

全世界没有任何一项单一措施能解决交通问题,也没有哪个城市敢说我们已经解决了交通问题!

在吾天朝,政治理性大于专业技术理性,政治权威更是远远大于专业技术理性~

我比大家稍稍左一点点:并非我无条件支持限购限行,而是在既有发展阶段和政治社会生态下,限购限行是不得已也是不得不为之的选择,一定程度上为公交优先争取更多时间与空间。[调皮][调皮][调皮]

在南京,自从我离开东大教学科研岗位,至今,除了担当应有的规划设计咨询业务和领导企业成长之外,最大的努力和工作,就是说服领导、媒体,按照理性的积极的主动的交通发展方向来规划交通、建设交通、管理交通,尽量避免限购限行等被动管治措施。很多人说南京现在的交通状况比其他城市同类城市好,有一定依据和道理,但绝非真的好了很多,更非好的不得了。我对媒体对公众对领导,从来不愿意拍胸脯说南京可以不需要限购限行。20年前交通所聘的第一个外国顾问河上省吾当时告诫,南京要赶在小汽车普及化之前实施公交优先,确立公交主导。我们一直在向这方面努力,也取得了明显成效。但是,我们始终很清楚,现实地看公交与小汽车竞争,尤其在中国特定政治社会生态及历史阶段,是很难取得决定性胜利的。因此,在抓紧栽种“胡萝卜”的同时,从不放弃或者承诺放弃“大棒”。以上论点供大家批判![呲牙]

我希望并继续率领我城交院的弟兄们积极努力争取南京成为最后一个实行限购的城市!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限购

上一篇:杨涛:评南京“影响出行的路内停车一律撤销”
下一篇:关于南京路内停车的补充思考和建议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21 篇]人物简介
    杨涛教授:南京市城市与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国城市交通规划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东南大学、苏州大学等知名高校兼职教授,新世纪“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专家。第十届全国人大代表,第十一届中共江苏省党代表,第十三、十四届南京市人大常委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