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专家:新机场服务区域客流 首都机场服务北京客流
2014-05-26 11:09:42   来源:新浪财经       评论:0 点击:

   对话: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教授张国华

  日前,环境保护部宣布受理北京新机场项目的环评项目,并在其官网公布《北京新机场项目环境影响报告书》(下称《报告书》)。关于新机场的若干猜想再度为社会热议。就此新浪财经专访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中心综合交通规划院院长、教授张国华。

  张国华表示,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和北京新机场均定位为“大型国际枢纽机场”,两个机场同等重要、相对独立运行、分工协作,构建功能互补、协调联动的多机场系统。在京津冀一体化的背景之下,新机场地处京津冀地理中心位置的特殊区位,将通过发展航空相关产业、航空物流业、高科技制造、商务会展、医疗等临空产业,带动整个京津冀地区经济和产业发展。此外,张国华透露,新机场地区的综合交通系统规划还在编制过程中。他建议交通等配套基础设施的建设应该设立协调统筹机构。

  新浪财经:一说到机场,我们会提到航空大都市的概念,您如何看待航空和城市的关系?

  张国华:全球化时代的标志是“网络”,标准是“速度”,任何经济实体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都取决于“与什么相连”和“怎样连接”,因此,联系的速度与可达性和开放性是其核心竞争力的关键。机场已经成为全球各国及主要城市获取核心竞争力的战略性资源。世界级的城市肯定伴随着世界级的机场,世界级的机场通常也助力这个城市成为世界级的城市。

  新浪财经:新机场以及临空经济区将会对京津冀一体化进程产生什么影响?

  张国华:从国际经验来看,机场不仅是综合运输网络系统的重要节点,更是引导和促进区域或城市产业发展、空间结构以及功能布局调整的重要支撑。国际上大型枢纽机场周边将集聚航空、航空物流、高科技制造、商务、会展、娱乐休闲、医疗等临空经济产业。由于北京新机场地处京津冀地理中心位置,辐射范围兼顾京保石(京广)、京津(京沪)、京九三条国家走廊的特殊区位条件,新机场临空经济区除国际上通常的临空产业外,必然会承担京津冀区域经济社会、产业发展的职能。新机场周边廊坊、固安、永清等河北地区都面临城市发展转型、产业升级调整的客观诉求,而北京首都地区也面临疏解城市功能的强烈愿望。因此,新机场临空经济区正好契合北京、河北双方经济社会发展的要求,未来新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将会成为带动京津冀区域发展新的增长极。

  新浪财经:那新机场周边会主要发展哪些产业?

  张国华:按照生产性服务业向要素高地集中,制造业向成本洼地聚集的市场规律,围绕新机场将发展以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高附加值制造业为主导的临空产业,主要将带来航空业、航空物流业、高科技产品制造业、国际商务会展业、娱乐休闲业等临空经济产业。

  新机场服务区域客流 首都机场服务北京客流

  新浪财经:我们注意到在环评书中,新机场和现在的首都国际机场定位是一样的。

  张国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和北京新机场均定位为“大型国际枢纽机场”,两个机场同等重要、相对独立运行,配合各自的基地航空公司构筑中枢航线网络,两个机场分工协作,构建功能互补、协调联动的多机场系统。从全球具有“一个城市两个或多个机场”来看,两个机场还是在国内、国际服务,服务腹地和客货运需求上均各有所侧重。

  新浪财经:那怎么体现差异化?

  张国华:应该从多个角度来看,包括空侧、陆侧的条件。从空侧条件来看,主要是空域资源分配和航空网络组织。因为北京地区某些空中管制要求,空域资源已经非常紧张,未来两个机场的空域资源利用如何优化,取决于空中管理水平以及军民双方的协调,有不确定性因素。航空网络如何组织取决于航空公司以及航空联盟之间市场化博弈,现在很难给出清晰的判断。但可以明确的是,在京津冀建成具有全球竞争力的世界级城市群的过程中,首都国际机场、北京新机场都将发挥重要作用。

  新浪财经:陆侧条件,新机场距离城区比较远。

  张国华:机场陆侧条件就是机场服务腹地和客货运需求的空间分布。北京新机场距离主城区较远,但刚好处于京广、京九、京沪三大国家经济走廊中间,位于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区位。首都机场距离北京主城区较近,与高端生产性服务业集聚区,如国贸CBD、金融街(6.12, 0.01, 0.16%)、中关村(5.10, 0.00, 0.00%)、亚运村等之间的交通可达性较高。从这个角度来看,北京新机场在服务区域客流上具有更便捷的条件,首都国际机场对北京市区客流具有更大吸引力。

  新机场配套建设应有协调机构

  新浪财经:为了起到带动区域经济的作用,新机场周边的交通设施是不是也需要重构?

  张国华:目前,新机场地区的综合交通系统规划还在编制过程中。北京新机场作为京津冀地理中心位置的综合交通枢纽,需要构建一个辐射范围广的网络体系。一是通过高速铁路、高速公路等建立北京新机场与全国综合运输通道及主要城市群间的便捷联系;二是利用城际铁路、区域轨道、高速公路等建立新机场与首都国际机场、天津滨海机场、河北正定机场等京津冀主要机场之间快速便捷的联系,为发挥机场之间分工合作、协调运转创造交通条件。

  新浪财经:涉及多个地区的交通体系,建设起来必然会产生很多矛盾,这个怎么解决?

  张国华:首先必须打破行政区划边界,建议成立综合枢纽地区管理委员会,统筹协调枢纽地区开发建设的组织和管理,由凌驾于各行政主体之上的机构直接赋予其相关事权。另外,在开发上也应该统一主体,成立一个由各级政府和市场力量结合而成的开发实体,例如“枢纽地区开发集团”。这样各行政主体、机场管理机构以及市场化开发企业共同合作甚至参股。例如荷兰阿姆斯特丹空港地区,机场所在的哈林门勒区政府、阿姆斯特丹市政府以及国家投资银行决定共同建立一个史基辅地区开发公司,由政府保证土地供应,而成立的史基辅地区开发公司专门负责发展区的招商、管理,各级政府都有股份参与开发。

  新浪财经:那新机场跟北京市区之间的交通怎么解决?

  张国华:应该强化新机场与北京中心城之间大容量公共交通网络的支撑,特别是高服务水平的机场快轨联系新机场与北京中心城至关重要。必须以公共交通为主体,以轨道交通为核心。就是轨道交通占陆侧交通方式比例不低于30%。


责任编辑:吕圣霞

相关热词搜索: 区域客流

上一篇:长江经济带要构建多层次一体化综合交通网络
下一篇:京津冀一体化下的协同规划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37 篇]人物简介
    张国华,博士,教授,高级规划师,1994年毕业于吉林工业大学汽车学院汽车运输及运用工程专业,获学士学位,于1997年获得吉林工业大学交通学院交通工程专业硕士学位,2000年获北方交通大学交通学院交通规划与管理专业博士学位,2006~2013年期间担任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交通所副所长,2014年起担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综合交通规划研究院院长(简称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综合交通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