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大城之困 ——可持续发展城市化道路思考(一)
    2014-03-20 13:49:34   来源:赵宪尧       评论:0 点击:

      各位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首先允许我对马航波音777飞机上的239名失联人员表示祈祷,他们凌晨一点从马来西亚飞往北京,至今没有下落。这件事情使我们今天的议题更加沉重一点,本来我讲的“大城之困”,这个“困”字比较沉重,这件事情确实使我的心情更加沉重了。但是即使这样,我仍旧要向在座的各位女士们致以节日的祝福,祝你们永远年轻,幸福快乐。我也提醒在座的各位先生们,你们今天听完讲座以后,赶快回家,或者给你的母亲揉揉肩,或者陪你的夫人去逛逛商店,或者陪你的女儿看一场电影。但是我还要提醒一下,今天虽然不是高峰期,但是交通仍旧很拥堵。

        今天我来之前查了一下,现在的空气质量,PM2.5是77,刚刚过了我们国家规定的线,空气质量是轻度污染,所以晚上你也可以陪你的孩子逛逛公园,因为在我们武汉市达到这样的空气质量标准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也是我们大城之困。PM2.5值75是世界上最低的一个标准,在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他们规定的标准是PM2.5值是35,在欧美国家规定PM2.5值是15,因为到了15的时候,对我们人体已经有比较明显的影响了。而我去年刚刚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进行调查的时候,很多城市PM2.5的规定值是10,如果各位要等到PM2.5达到10的标准,才带着你的夫人,你的孩子去逛公园的话,那我估计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所以我建议大家珍惜PM2.5值小于75的每一天,到户外去多活动活动。我刚才讲的这些话,其实我最喜欢,最希望能够给我们政府的领导讲,也确实,在全国只要有机会,我就跟市长们讲,跟省里领导讲,跟县长们讲,但是现在我更迫切希望跟在座的市民们讲。

        我看在座的同志们,很多都是年龄比较高的人,都曾经记得,我们批判过孔老夫子的一句话,叫做“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我们批评孔老夫子帮助统治阶级愚化人民,实际上我认为老夫子的意思并不是这个意思,孔老夫子是说,“民可使”,他知道怎么做,那么就“由之”,让他去做去。如果他不知道怎么去做,就要“知之”,就要告诉他。因此我觉得我们现在的城市状况,城市发展的未来,不但领导者应该知道,我们每个人民都应该知道。城市是人民的,因此城市是要靠人民来建,要靠人民来爱。所以今天我实际上是抱着这么一个愿望来的。

        我讲的题目叫“大城之困”,内容有些沉重,我之所以敢讲这样比较沉重的话题,应该感谢论坛给我的这个题目,我可以在这里仅仅讲城市所存在的问题。如果论坛给我的题目是“大城之美”,那我就会只讲城市建设的成就,城市的美丽,在城市里生活的幸福;如果论坛给我的题目是“大城之路”那我就会讲城市发展的历程,取得的成果和存在的问题。今天给我的题目是“大城之困”,“大城之痛”,那就给我了只讲大城市发展进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的任务和权力,但这并不代表我只是看到了我国上一轮城市化进程中,我们的人民,我们的国土,我们的生存环境所付出的代价,所存在的问题,请大家能够理解和谅解。

      我讲的内容是大城之九困。无论“大城之困”也还,“大城之痛”也好,或是“大城市存在的问题”也好,在我的专业课程里都是“大城之九困”,都是指“在城市化进程中,可能存在和发生的问题”。非常遗憾,这些可能存在的问题,在我们国家上一轮城市化运动中,几乎在所有的大城市中都发生了。(议论纷纷)在讲大城九困之前,我先要讲一点基本的概念,以备我们在下面的内容中间有所共识。

      第一个基本概念,什么叫做城市?到底什么叫做城市呢?有很多种解释,但是我最信服的,我觉得最能被大家所理解的,那就是4000多年以前在我们国家《齐书》里面《匠人》那一篇所讲的《匠人营国》,匠人营国,方九里,九经九纬,经涂九轨,环涂七轨,野涂五轨,左祖右社,前朝后市,一个完整的城市形象在4000多年以前的战国时代,我们的先人就非常明确地提出来了。《匠人营国》就是说一个规划者在建设一个国家的时候,代表这个国家的城市一定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它有多大的规模,我们的先人限制了,说方九里,我不跟大家具体讲它的尺度数量,但是这个方九里的规模大概是10到20万人的样子,九经九纬是说的这个中间有九条横向道路,有九条纵向道路,这九条纵向道路宽度是多少呢?

        经涂九轨,可以供九辆马车并行,中间这个道是供国之君在这里行走;环涂七轨,就是环城道路可以并行九辆马车,同样,中间这个道供国之君行走的;野涂五轨,也就是我们现在讲的郊区,公路可以并排走五辆马车,中间这个道是国之君所行走的。左祖右社,左边有祭祖的地方,右边有结社的地方;前朝后市,前面是办公的地方,后面是市井百货商店贸易的地方。这就是一个完整的城市所应该具有的规模、功能和它的道路格局应该形成的样子。但是如果用4000多年以前的这个标准来衡量一下我们现在的城市,达到了我们先人所要求的这个标准没有?没有。

        几千年以后的欧洲,英国的著名规划大师霍华德提出了一个城市规划理论,就是这张图,他称之为太阳城,这个太阳城中间是一个城市,其规模仍旧是10万到20万,当这个城市超过一定规模的时候,要用一条道路连接出去,形成若干个卫星城,或者形成另外的若干城市,于是就形成像图上这样一个圆的城市。刚改革开放的时候,李瑞环同志在天津提出了一个“三环十四射”,他设想,在三环以外是绿带,是农田,是森林,将天津市围绕在绿色之中,在蓝天之下。但是李瑞环先生的愿望并没有能够实现,现在的天津一样是雾霾重重,李瑞环同志提出“三环十四射”以后,全国各城市相仿效之,北京、天津、武汉。上海人比较聪明,他三环路叫做内环、中环和外环。一个上海的规划师告诉我,赵教授,我们上海不能再超出外环,我们城市这就是要限制在外环;但是北京他们命名为一环、二环、三环,曾经想把城市限定在三环,四环范围以内,但是现在大家看到,它扩展到了四环、五环、六环。北京的建设到今天吃到苦没有?吃到苦了,苦到什么程度呢?好像前两天他的市里领导要说,要把北京市的城市和工业向外疏解,我不得知他们到底怎么疏解,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北京现在的生活状况、环境状况、交通状况是不满意的,是出乎他们意料之外的。城市是一个生命体,是在发展的。这是我们武汉市历年来发展的一个绿地图,清朝以前一直到现在,我们这座依长江和汉水而发展起来的城市发展到了今天。

        大家看最后一张图,我之所以把这张图拿出来,是想告诉大家,城市是一个生命体,我们要像爱护生命一样,要像敬畏生命一样敬畏这座城市,爱护这座城市,否则它在发展的过程中间,就可能出现癌症,就可能出现病痛,这样的城市发展是不健康的,如果城市发展不健康,那么在这个城市里生活居住的人民,也是不健康的、不幸福的。

    责任编辑:吕圣霞

    相关热词搜索: 道路思考

    上一篇:赵宪尧“九问”治堵 今天“拥堵”为明天“畅通”?
    下一篇:大城之困 ——可持续发展城市化道路思考(二)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51 篇]人物简介
      赵宪尧,华中科技大学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教授,男,1941年生于河南省泌阳县,1964年毕业于武汉城市建设学院城市规划与建设专业,在近五十年的工作中从事城市规划、城市道路、城市桥梁及交通工程领域的工程设计、科学研究和高等教育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