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从历史角度看城市交通拥堵成因及对策
    2014-08-04 16:29:11   来源:华录交通文化研究      作者:段里仁 毛力增    评论:0 点击:

    国外不同时期交通拥堵

    马车时代的交通拥堵

        早在130年前,处于马车时代的英国伦敦中心区域的部分路段出现了交通拥堵,表现形式是个体马车、步行和极少量的公共马车在没有任何交通标志标线的道路上混行,见图1,拥堵的主要原因是载人少的私人马车发展太快,私人马车数量大规模的使用而且缺少有效的管理措施,个体马车与其他交通方式之间的关系没有理顺,即使以马车和步行为主的慢速交通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交通拥堵。

    【图1 伦敦马车时代的交通拥堵(英国,1880年)】

    【图2 公共马车的出现缓解了路面交通拥堵(巴黎,1879年)】

        随着载人多的公共马车、有轨马车、有轨电车的大规模投入使用,路面交通状况得到改观。特别是有轨电车的出现,有轨电车的长度和宽度与公共马车基本相同,但是可以乘坐更多的人而且行驶速度更快,进一步提高了路面的使用效率,见图2,图3,图4,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城市的交通拥堵。这个阶段交通拥堵的改善受益于大运量公共交通工具的使用以及路面上设置的轨道保证了路权的分配向公共交通倾斜。

    【图3 柏林街头的有轨马车(德国,1900年)】

    【图4 柏林街头的马车与有轨电车(德国,1910年)】

    小汽车时代的交通拥堵

        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的经济发展以1970年为界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在1970年以前,美国、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处于持续发展阶段,机动车特别是小汽车高速度增长,交通设施跟不上日益增长的交通的需要,加上对交通拥堵问题缺乏相应的研究经验和有效的改善措施,道路建设受到高度重视而交通管理相对滞后。在这个时期美国修建了大量的高速公路,但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交通拥堵,见图5,在图片中,由于拥堵时间太长,驾驶人和乘车人在路肩上玩足球消磨时间。同样,在日本和英国的一些主要路段和路口都发生了严重的交通拥堵,见图6、图7。

    【图5 美国高速公路上的拥堵(1965年)】    

    【图6 东京银座的交通拥堵(1963年)】

    【图7 伦敦的交通拥堵(1968年)】

        在这个阶段,交通拥堵的产生主要原因在于各国政府为了刺激经济,鼓励小汽车的购买和使用,甚至在日本和英国的一些城市,为了方便小汽车的通行拆除了城市中的有轨电车轨道,致使小汽车大量增加和以有轨电车为代表的公共交通受到排斥和边缘化。图8为伦敦Stanstead大道1950年9月12日拆除有轨电车轨道的图片。图9为1987年的该街道,路侧建筑依旧,路面已经为小汽车停车和行车所用。

    【图8 工人们正在拆除有轨电车轨道(伦敦,1950年)】 

    【图9 由小汽车使用同一条街道(伦敦,1987年)】

        第二个阶段为1970年至今,其交通拥堵又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从1970年开始到80年代中期,世界发生能源危机,工业发达国家经济发展速度逐渐放缓,客运和货运交通量迅速下降,城市交通拥堵一度有所减轻。80年代中期以来,随着世界经济开始复苏,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如中国、泰国、印度、印尼等,经济增长势头强劲,继工业发达国家之后时隔四五十年,高速公路、城市道路、甚至地铁里的交通拥堵在在这些发展中国家再次上演。图10和图11分别为曼谷和雅加达街头的交通拥堵。

    【图10 曼谷的交通拥堵(泰国,1999年)】

    【图11雅加达的交通拥堵(印度尼西亚,1995年)】

    【图12  公交优先前的路面状况(法国,1973年)】 

    【图13公交优先后的路面状况(法国,1976年)】

        在这个阶段,工业发达国家在经历了包括交通拥堵、交通污染和交通安全等交通问题之后,开始反思小汽车交通为主导的城市交通系统存在的问题。在1970年后,公交优先政策得以普遍推行,对于改善城市交通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图12和图13分别为法国城市贝桑松同一条街道实行公交优先前后的效果对比。绿色交通出行逐步深入人心,轨道交通、路面公交、自行车交通和步行成为城市交通的主流,而小汽车交通的“停”和“行”受到较多的限制。

    责任编辑:佚名

    相关热词搜索: 城市交通

    上一篇:低碳交通的基本理念与案例分析
    下一篇:城市道路慢行交通安全设施精细化设置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18 篇]人物简介
      段里仁,博士生导师、教授、一级警监、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历任北京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副局长、总工程师、北京市交通工程科研所所长。2012获国际海外华人交通协会“终身成就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