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人物专栏 >> 全部专家列表

    打车软件对北京出租车运营影响的田野观察
    2014-11-18 08:58:09   来源:tranbbs.com      作者:赵延峰    评论:0 点击:

    中午用滴滴软件叫了辆出租车去机场,路上与司机赵师傅聊起打车软件对出租车运营的影响,遂有了如下记录。

    赵师傅是滴滴、快滴打车软件的忠实拥趸,日常运营中使用频率极高,他认为打车软件带来的运营效率提升、收入增加、工作强度降低等积极变化是显而易见的,多次提到马云,感谢之情溢于言表。

    目前,他每周运营五天,休息两天。运营日通常是中午12点出车,运营到晚上12点,中间会有短暂的吃饭、休息时间。日运营里程300km,空驶30-40km,空驶率10-15%。月毛收入18000元左右,除去份钱5000元、油钱4000元,每月净收入9000元,折算小时工资34.1元。每月打车软件获得的补贴收入800-1000元,折算下来通过打车软件而来的业务比例大概占到将近50%。闲聊中感觉到这位赵师傅性格随和,是随遇而安的人,家庭收入压力不大,对当前的工作状态比较满意,并未拼劲全力去跑,否则月收入可以达到10000元以上。

    他也提到了周围一些老派司机完全不用打车软件,其二舅年纪50有余,跑出租车20多年,对打车软件没有任何接受度,完全靠多拉快跑来提高收入。这位老先生是双班,值班干24小时,歇一天,每月工作15天,月收入12000元,小时工资33.3元,与赵师傅相差不大。顺便还提到了一些郊区司机,刚刚从农业生产转业到出租车,积极性极高,夫妻对开,每月总收入能达到将近30000元,抵得上农村一年的收入。整体来讲,北京出租车司机的月纯收入在10000元左右。说实话这个收入水平还是把我惊到了,我对这个群体的收入认识还停留在4000-5000元的水平上。赵师傅提到前几年没使用打车软件的时候他收入在6000元左右。

    梳理起来,从赵师傅的切身实践来看,打车软件对出租车运营的影响大概可以分为以下三方面:

    1、 大大降低了出租车空驶率

    赵师傅把空驶率说出来吓我一大跳。以往我们认为出租车的一大诟病就是超高空驶率,有的城市达到40%-50%,北京貌似将近40%,大量空驶带来环境、能源、道路交通等种种问题。虽然这几年北京私人小汽车增长受到抑制,出租车出行需求增高,但如今空驶率被生生拦腰砍到一半,打车软件的功劳不可低估。

    出租车空驶率的降低也稀释了北京人为控制小汽车增长带来的负面效应。事实上可能正是小汽车出行需求得不到满足,供需双方极度失衡造成“打车难”才催生了打车软件的诞生。以往为降低出租车空驶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是电话叫车又是禁止拒载,效果甚微,而打车软件横空杀出巧妙解决了这一老大难问题。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力量,而当前政府的一些部门贪恋手中的那点权力,对其横加阻拦,无疑是在开计划经济的倒车。这也证明搞了这么多年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硬件已经具备相当水平,而运营效率超低导致无法发挥最大效益。北京公交同样存在这种问题。

    2、 降低了出租车司机工作强度

    赵师傅比他那位固执二舅的小时工资仅高2%,相差无几,但两人的工作强度显然差别较大。遗憾的是没有仔细了解赵二舅的运营里程,但从单班干24小时的安排来看,想必是位拼命三郎式的人物,劲头十足,不停歇的路面捡客,运营里程必定高出赵师傅不少,而且空驶率也会比赵师傅高。这才获得了与赵师傅小时工资相当的收入。

    实际上这也为不同工作方式的出租车群体提供了选择机会,是终日游弋巡街还是择机而动,赋予了出租车司机师傅更多的人性化关怀。据赵师傅讲,他一般通过打车软件接40元以上的活,40元以下的短途太折腾,这就造成了出租车群体供应市场的分化,客观上会提高应对多元出行习惯的乘客群体的能力。多元对多元,市场自有应对之策,那些担心不用打车软件打不着车的言论纯属杞人忧天。这就是市场经济的万花筒魅力。

    3、 提高了偏远地区服务水平

    以前五环以外的偏远地区出租车是不愿意去的,大多担心有去无回,而这些地方由于公交服务水平低,恰恰需要出租车服务。现在有了打车软件,赵师傅反而非常喜欢去这些地方。他的理论是这些地方打车需求并不少,而且都是进城的大活,以前出租车找不到乘客,乘客看不到车,现在只需等着叫车就行。双方均得益,这是市场经济在不损伤各参与方利益的情况下增进社会福利,即所谓帕累托最优。

    打车软件只解决了一个问题即参与双方信息的不对等及相匹配,但仅就这一条就足以颠覆传统的出租车市场。互联网的出现并不会毁灭传统,只会以你以往想象不到的方式来颠覆、重塑、涅槃。这个世界总是要消失一些东西、再来一些东西,互联网来了就要顺势而为,主动重生。

    责任编辑:millay

    相关热词搜索: 滴滴 北京 出租车

    上一篇:京津冀发展需突破计划思维
    下一篇:北京地铁挤,常规公交潜力还很大

    分享到: 收藏
    [专栏文章:14 篇]人物简介
      赵延峰,硕士,高级工程师,注册城市规划师。2006~2014年任职于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2014年至今,中国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综合交通研究院 综合所副所长。研究方向包括区域与城市综合交通规划、交通与土地利用协调发展、多层次轨道交通线网规划、物流中心体系规划等领域。